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13
       十一月份伴着一场触地就化的雪忽忽悠悠的来了。
       苏谕宸一直都不喜欢北京的雪,不能保存太长时间不说,还没有形。不像家乡的雪花,又大又有型,六角的大雪花连上面的花纹都能看的清清楚楚,而且一下就能保存好长时间。
       最重要的是,只要下雪就一定是大雪,学校会放假,连作业都没有。就可以在家安安心心的呆着,或者拎着小锹出去玩儿。那时下雪,苏谕宸就莫名期待蓝色预警,以及,老师的通知。
        她和陈一断断续续的说完这些之后,陈一笑她是个物质的主。

        陈一,是她新来的助理。在娱乐圈待过几年,早已看遍了娱乐圈的水深火热。结婚之后又离婚的经历,让她十分讨厌渣男这一可恶的角色。她的记忆力很好,理解能力很强,以及,是个会讲故事的人。她把苏谕宸当成一个大人看,第一天就伸出手和她说“你好”,而不是把她单纯当个孩子。随和的性格,让苏谕宸第一眼就很乐意和她相处。
        连着几周的花样滑冰训练后,苏谕宸的技术提高了不少。最后选择了由《the jungle  book》改编的the piano guys版本,最后的造型用贝尔曼来表现,三分多的节目里穿插着较多的高难度技术动作,体力不够让她做完最后一个造型就在冰场上蹲了下来。
        “咖啡还是白开水?”陈一拿着两个杯子问她,“白开水。”她打开水杯,小口的吸着里面的水,水很热,但是足以驱寒。“今天下午还得去中戏的礼堂排练,衣服都给你带好了。”

         “苏谕宸来了吗?”陈煦在后台清点人数,“没呢,刚才发信息说是快到了。”颜晞泽把手机放在衣服兜里,“还有一个小时呢你怎么这么着急?”
         “来了来了,苏谕宸来了。”有人眼尖,看见了站在礼堂门口的苏谕宸,她好像在和旁边的男生说些什么。那男生个子很高,穿了一身黑色的中山服,就是看不清脸。应该也是这次联谊的演出人员。
        “你们看啥呢?”苏谕宸把大衣一脱,穿着白衬衫黑裙子站在陈煦旁边,“排练吧。”
         “不是......你衣服穿错了。”陈煦指了指自己的背带裤向苏谕宸示意。可苏谕宸一脸不在意的样子,“一会儿乐团的排练还要换衣服,我就不换了。”拿着大提琴和吉他就上了台,找到自己位置安静坐下。陈煦不说话,也黑着脸坐在旁边。
        
        易烊千玺下课后才来礼堂,同班的秦云哲一直在旁边背着《凌晨两点三十分》的剧本,他有点心烦。“哥们儿你能不能声音小点儿?”轻咳了一声表示他的不满。
        “不好意思啊,影响你了。”秦云哲把剧本打开又合上,合上又打开,“小易,我为什么记不住词呢?无论怎么背,就是背不下来。”
        “你代入一下,不能死记硬背,找找感觉。”他脑中一直盘旋着那几句台词,男二号反派周嘉桓不比秦云哲的男一号夏思远词少多少,还要演出那种深藏不露的坏,这的确比男一挑战性大。
        “不过今天央音的学生来了不少,说是要为后天的联谊做准备。你看,现在台上排练的是不是央音的?”他顺着秦云哲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看见苏谕宸坐在椅子上,规矩的拉着大提琴。
        “那个妹子好好看呀。”秦宇哲的一声赞叹让易烊千玺下意识的问出“谁啊”,“就是拉大提琴的那个,一会儿他们下来之后问问去。”
        “这么厚脸皮?”
         我可是认识她的人。

        苏谕宸不舒服,一点也不舒服。排练的时候总有那么几道恶狠狠的目光扫射到她身上,乐团排练的时候也不太顺畅。去后台之后刚想松口气,和陈一商量商量晚上吃潮汕火锅还是一品粥铺,结果就被陈煦堵在墙角了。
        “你干吗不听我的?”
        “我有我自己选择的权利。”
        “我说穿背带裤你耳朵聋了吗?”
        “那你觉得你从背带裤换到西装裤子,几个人就耽误乐团集体联排时间就很明智吗?”
        “你tmd...”陈煦说不过她,“我可跟你说啊,得罪我可没什么好下场,我爸可是中央的......”“你真幼稚。”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别跟我搬你妈你爸都是谁,你真懦弱。”
        “苏谕宸你给脸不要脸是吧?”他一脚就踹在她小腿上了,围观劝架的一下子沸腾起来,像是浇了一勺热油一样,也不知道谁推了一下苏谕宸,她穿着高跟鞋没站稳,脑袋一下子磕在用作道具的铁栏杆上。
       
        “咣咣咣”三声敲大锣的声音一响,伴着的还有易烊千玺的声音。
        “谁自己不要脸谁最清楚!男生打女生有没有良心!”
        “我们仨就回学校接了个服装你们就给我闹成这样?”王向宇、颜晞泽和乔秋羽接到电话匆匆赶来,“丢不丢脸?你们丢不丢脸?闹闹闹,闹到别人学校来了!有意思吗现在?”王向宇青筋都起来了,瞪着眼睛就对着人群发飙,颜晞泽跑过去去看苏谕宸的伤,撩开刘海之后看见脑袋上青了一块,又看见苏谕宸捂着头趴在陈一怀里,自己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一场闹剧给央音带来了不小的风波,苏谕宸作为受害者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反倒是Pieces乐团的总负责人从陈煦换成了姜许。中青乐团里的第一大提琴手,苏谕宸的学长。玉树临风的样子,不少招女生心悦。伤口让校医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没有流血,只是多了两块淤青。
         晚上她没让陈一管她饭,自己在家里煮了白粥,又用清水煮了牛肉蘸了些潮汕沙茶酱放在粥上,以弥补自己没吃上潮汕火锅的无奈。小皮球在她腿边晃啊晃,总是想尝一口牛肉的味道。
        门铃响了,是易烊千玺。拎着一盒好像是糕点的东西站在门口,“给你送吃的。”笑意盈盈。
        “我煮了粥,你要吃一点吗?”她把粥放在餐桌上,无非就是添个碗添双筷子的事,也不麻烦。“我不吃了,今天晚上在食堂吃的。”
        “这个给你,里面有紫薯和抹茶的球,山楂糕,红豆蛋糕,戚风蛋糕,还有那个叫......八仙卷,对,八仙卷。”他一手拦着妹妹不让它上去闻,一手指着各种样式的糕点一一向苏谕宸介绍。
        “那我留着明天吃。”小姑娘很固执,抱着盒子放进了冰箱,然后拿了瓶酸奶给他,“给你的。”
        他却神秘兮兮地从衣服兜里掏出了个盒子,“那......补给你的生日礼物。不许现在看啊。”双手托腮,规矩的坐在椅子上。
        “谢谢呀,又送吃的又送礼物。”苏谕宸也学他托腮坐在椅子上,“易老师大提琴练了吗?”
        “练......练了。”这段时间他们俩都没有上课,更不要说练琴,一直自己引以为豪的《天鹅》此时也好像拿不出台面。小姑娘眯着眼笑他,像是曾经自己看过被人挠痒痒的水獭,眼睛弯弯像月牙一样。笑得他心虚的不行,桌子下面暗戳戳的左脚踩右脚。
        “以后要好好练琴,联谊结束之后我可要把这几堂课都给它加回来。”
        他点了点送给她的盒子,“那后天一定要带着这个,易老师同款,想买都买不到呢。”
        互相沉默了一会儿,苏谕宸把粥喝了个干净。“我还得唱歌呢。”似乎是不愿意,她小声地絮叨。因为今天的事儿,诗朗诵也没排练上,那叫一万个不乐呵。
        “你要唱什么歌?”
        “不告诉你。”
        少年的眼神有些深邃,他挪了挪椅子,离少女更近些。嘴唇轻轻贴在少女的脸上。然后不顾少女惊愕的眼神,右胳膊支在餐桌上,勾起了唇。
        有一美人兮,念之不忘。
        今晚月色真美。

评论(1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