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3 
       晚上加了那个学生的微信,半疑惑的盯着他那个红色的“燃”几秒,又退了微信,躺在床上想了一会。
       猛然起身,推开书房的门,在书架里取出基本的乐谱和笔记本放在客厅的小几上,又拎出乐谱架和大提琴规矩的摆在客厅。第一次教学生,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真正的正确,或者说,恰当。
        做完这些事,时钟不声不响的停在了11:40的位置,她这才爬上床看了一眼手机,把头窝在荞麦皮的枕头中。微信亮了一下,是那个学生,叫“XX.xx”。
        “老师您好,不好意思这么晚了打扰您,明天我们可以上课到十二点吗,这样我就能和下午的舞蹈课连上了,谢谢老师。”
       她回了一个“可以”,那头瞬间回了一个笑脸。关上手机,拉好被子,安安静静地进入梦乡。

       “小祖宗你的琴。”胖虎背着琴包一股脑的塞给他,“以后嫌弃我自己去买去,我可回家看大美,谁管你呀?”一脸的不屑。易烊千玺也不恼,拎着琴包进了楼梯间。
      老师家离自己公寓不远,一个小区。更巧的是在一栋楼,他20楼,老师家17楼。没有粉丝,胖虎也没跟着他,一个人慢悠悠的下楼,约在9:30,他不到9:20就站在老师家门口了。
     
     苏谕宸早上8:30才醒,闹钟叫醒她时顺带还播放着今早的新闻,她眯着眼去洗漱,叼着面包片穿好衣服,末了,打开冰箱用凉牛奶把面包顺下去。可顺下去的那一刻,才想起自己有乳糖不耐症。
      她早饭一向不好好吃,小珂念叨了多少次让她好好吃饭她也不听,就这么牛奶面包奶酪将就下去,有时就是一碗粥,还是昨晚大米饭剩了之后煮的。
      她突然想起曾经自己初中的同桌,那个长的萌萌的女同学,每天早上都在校车上吃包子,她问她为什么这么执着的吃包子时,那个女同学哈哈一笑,一副“我就了得”的样子,“因为早上吃饭吃不好会影响智商的,吃两个包子就能大小脑都能补了。”
      ......好像是个很有力的理由吧。
     门铃响了,9:20分,她透过猫眼看了一眼,是个男生,背着大提琴。应该是她的学生。
      “是你?”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出这两个字时,易烊千玺顿时觉得这世界真小。
       这不那天自己在中药堂碰见的那个看《洛丽塔》的女生吗?
       “苏老师好。”他先和她恭恭敬敬的问声好,苏谕宸脸上多了几分慌乱,“不用喊老师,不用......那个......进来坐吧。”说话结结巴巴的,有一丝的紧张,两只手在胸前无措的摆了几下。
      她家和自己的公寓是一个户型的,只不过她这儿没电视,摆了两面墙的书,沙发摆在阳台那里,小几上有几本教材,大提琴放在地毯上,只是她的琴盒和自己的不太一样。
     “坐吧。”苏谕宸示意他坐下,“把你的琴借我看一下。”
      他打开琴盒,拎出自己的大提琴,见她转了一圈,又敲敲琴板,“不是一块木头,拼接木,琴弦质量一般。琴不是自己挑的吧?”
      “助理给买的。昨天没时间挑琴,就让助理老师给买了把琴。”他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老师我琴有问题吧?”
      “还好,没什么问题,琴质挺不错的,就是怕声音不好。”她调了下音,拉了几下,“声音还不错,就拿这个练吧。”
        苏谕宸把琴支撑起来,示意他坐直,让他把大提琴放在两腿中间,“左手按在这里......不要动琴头,右手这样握弓,拇指压在这里......不放在鬃上......对了。”
       “可以发声了么?”
       “不行,你先练拉空弦,要不然手不稳。”
      拉空弦?这个名词易烊千玺第一次听,拉琴就拉琴,空弦怎么拉?他有些迷茫,把眼神投向苏谕宸,“老师空弦怎么拉?”
      “就是这样,”她拎过自己的琴笔画了几下,“先练上十分钟吧,我练空弦的时候每天十五分钟,坚持了一年呢。”
       “我的妈呀......”心里想着,嘴上却不敢说出来,他安安静静的在一旁研究空弦,不时还看苏谕宸一眼。
         她长的很清秀,眼睛大大的圆圆的,睫毛像小刷子一样呼扇呼扇的,扎着低马尾,穿着oversize的帽衫像是偷穿了哥哥衣服的小孩子,微微一抿嘴时,左脸上有个忽闪忽现的酒窝,忍不住想上去戳一下。
        但是戳一下这个念头还是打消吧,毕竟是个根正苗红的好少年,摸人家女孩子的脸不好。
       苏谕宸教的很认真,练完空弦又教他拉单个儿的音符,认清了ADCG四根弦,再让他自己练了一遍刚刚教过的音符后,她拍拍手,“休息一会儿吧,辛苦了。”
     
       “你怎么认识我学长啊?”苏谕宸有些好奇,毕竟学长这么多年没有带过学生,昨天会让她教个学生,也算是画风清奇。
       “我音乐老师,也是我好朋友。”易烊千玺捧着白色马克杯,吹着手里的黄山毛峰,“他说他认识的那几个老师都是五十岁以上的,也就是想让我多说话,就把你推荐了来。”
       “确实都是五十以上的。”她轻抿了一口奶茶,“那个......你想学什么曲子呀?”
      “《despacito》,格莱美的版本。”当时自己参加格莱美时,除了火星哥的《24magic》,就对这首歌印象深刻。她点点头,说了句好。
      “等我一下。”苏谕宸跑进书房,从书架上抱出一个又厚又沉的夹子,又在小盒子中翻到护指套一并摆在小几上,自己顺着坐了下来。
      “这个是护指的,怕磨的厉害。这是despacito的谱子。”她指着这两堆儿,“这个给你,这个借你。”
       “谢谢谢谢~”他笑着接过这些东西,“我这还没给学费呢。”
       小姑娘的脸一下变得通红,“我不收学费,真的......我就是教着玩玩而已......你要说交的话就教我跳舞吧。”
       他不由自主地摸摸小姑娘的头,“好呀。”很明显,她的脸更红了。
       她太爱脸红。
       真好玩儿,真可爱。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