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1
     难得放了个假,可易烊千玺却有点方。
     因为胖虎要带他调节身体—实质上就是让他喝上几天的中药。
     的确,自从大一暑假开始之后千玺的脾胃就一直不太顺,总是喝了几口粥就放一边,半点油腻的菜也不能碰。原本以为喝上几天粥又能生龙活虎,但前几天只因吃了几口香菇肉粒饭便上吐下泻患上了胃肠感冒。再加上长时间高强度训练的腰伤,睡眠不足的偏头痛,和从前的胃痛,着实瘦了好一大圈,连从背后看影子都有些晃晃悠悠。所以原本愉快充实美满的假期却要调节脾胃,这也是...闹着玩儿一样的正经。
     这也是为什么易烊千玺进中药堂时一脸的不情愿—不要弄得这么大势只是吃个管胃肠的药用得着看中医吗......
     “中医是一定要看的,药是一定要喝的,放个假调节调节身体,省着以后落下病根。”听着胖虎的解释,他暗自叹口气,左脚跨门进了堂屋。
      屋里只有两个人,一老一少。老人在看书,老花镜架在鼻梁上正一字一句的指读,旁边那张桌子上的女孩靠着椅背读书,至于书是什么......他还没看清。
      “千玺,这是给你看病的夏医生。”胖虎介绍了个大概,那位夏医生把眼镜一摘,示意他坐下,把小枕轻轻一拍,“左手放在上面。”一边把脉,一边问几句,了解个大概情况。
      “熬夜吗?”“不常熬。”
      “饮食最近怎么样?”“饭量不多,最近胃不好,吐了好几次。”
      “喝凉水比喝热水的时间多?”“嗯。”
       “生活作息不规律?”“不算特别规律。”
       “冬冬,你来看看。”夏医生侧目,女孩站起身走到医生的位置,单手把脉,“湿气大,肝火旺,脾胃不调,有腰椎上的问题,经常久坐或久站。”
       “这都能把出来?”他有些惊讶,不由得感叹中医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来。
      “没有,你贴的台湾膏药是治拉伤的,我也用这个。”她轻抿嘴微微皱了皱鼻子,“我这个半吊子您信得过我?”
      夏医生示意他把右手放在小枕上,“信得过,信得过,你说什么我都信。”她轻笑一声,继续看书。手指轻轻捻过薄书页,发出清脆的嚓嚓声,不时撩起斜在一侧的刘海,仿佛世间安得清净。
      “按时吃药,汤药肯定苦,但是适应两天就好了。”医生把方子往女孩的桌子上一放,“夏乔不在,今天熬药就靠你了啊。我可去歇着了,年轻人多动动,别老是一天窝在椅子上看外语书。”
      女孩把书扣在桌上,握着那张药方一点一点在药柜上选药,称重过后看了一眼早已进内室的夏医生,偷偷的抓一把枸杞放在中药上。“他配药苦的紧,枸杞能去去苦。”又看见易烊千玺眼中的疑惑,“枸杞......枸杞不算钱。”
      他点点头,说了句谢谢。侧目看她桌上放的那本书,虽说是外文,可这外文......原本以为是英语,但他还是想的太肤浅。似乎和他前几天吃的紫皮糖酒心巧克力上写的文字是一个类别。
      “你问问人家姑娘看的什么书呗,你这都看半天了。”胖虎怂恿他去问问,他白了胖虎一眼,站起身走到正在熬药的女孩旁边,“那个同学......你看的是什么书啊?”话毕,还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俄语版的《洛丽塔》,别人送的。”她把煤气灶调好小火,转身看向他,“所谓的小黄书。”
      他没看过书,但他看过电影。当时还是他把资源传给组合里那俩的呢,什么小黄书,人家所谓的污而不俗好伐!但是看俄语版的,也是让他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你可以看懂吗?”
      “嗯。”她点点头,“学过。”杏眼眯成一条缝,又倏地睁开,手指摆弄着红棕色的釉土罐,索性不搭理他。他自讨无趣,也撇了撇嘴回到座上等待。听着耳机里大提琴悠扬的声音,心情不自觉的舒缓。
        他最近很喜欢大提琴,可能是看了一场《歌剧魅影》的缘故,让他总是喜欢在手机的备忘录里写上几句关于音乐剧的畅往。尤其是听了那种几重奏的大提琴主题曲,更是被迷的不知东南西北。
      这也许是心理上的作用,药熬的很快,看她把药装进一个又一个小密封袋里,足足装了有八包药......他有些不满,转向胖虎—可令他失望的是,胖虎出去打电话了,只留他一人坐在这里,无趣的摆弄手机。
      “你的药,每天一袋。”女孩把装着药的袋子轻轻放在易烊千玺的面前,“名字给你写好了。”药袋上用蓝色笔干净有力的写着“易烊千玺”四个字。她收好桌上的书,拿起药台旁边的乐器包,“爷爷我走了啊。”轻声和他俩说了声再见,就背着乐器出了巷子,低着头查着时间,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说她“怎么出来的这样慢”。略有些空旷的院子里,只有惊诧的易烊千玺,和蒙蒙糊糊的胖虎。
      “这姑娘跑的也太快了。”胖虎半晌才反应过来,拿过千玺手里的塑料袋,“走吧,回家喝药去,周年之前要是再这身体你不得在舞台上过去。”
       “你丫的胖虎能不能说点好话?”他这才反应过来,一巴掌呼在助理背上,勾住他的脖子,还是那个十八岁的少年。
        “哥们,”千玺上车后和坐在副驾驶上的胖虎说了一句话,“我想学大提琴了。”
       “你怎么就想学大提琴了呢?”
        怕是神仙也猜不透他脑子里装了什么经史子集。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