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17
        “小苏宝宝好了?”陈一在一旁问着仰头看演出的苏谕宸,她点点头,把暖宝宝再次放在肚子上。
         她不敢站的时间太长,怕对腿有影响。站一会儿蹲一会儿,蹲在陈一身后靠在她腿上,就这样断断续续地看完了整场演出。
         她很喜欢他跳舞时的样子。
         舞台上的他,是会发光的。即使站在一旁唱歌,也会温润的散发着光芒。
         易烊千玺是一个会给别人惊喜的男孩儿。
         他会抱着吉他唱《what makes you beautiful》,裤子皮带上挂着小狮子图案的银链闪闪发光,跳舞的时候扣子随意的解开两颗,衣服袖子只穿到手肘的地方,侧过脸时对着摄像头偷偷做了个wink,又是吐舌又是挺胯,把现场的纸鹤姐姐们撩的不要不要。
        苏谕宸没看个仔细,反正他选的那首歌在她听明白之后,脸都有些红的发烧。一想想他十七岁的时候都开始跳《sex》那么十八禁的歌曲,这首《twek it like miley》倒也是不例外。
         之前还看不惯自己看的《洛丽塔》,如今这也不就是他想要的一树梨花压海棠?
         不自觉的笑出声来,听得旁边的陈一是一阵纳闷。

        最后一首歌是《克卜勒》,他在台上唱,穿着星空色的西装,白色逐渐渐变过渡为蓝色,把着话筒。她在下面和,小小声的唱着整首歌。
        “一闪一闪亮晶晶
           好像你的身体
           藏在众多孤星之中
           还是找得到你...”
        高中时学过开普勒三大定律,其中有一个椭圆定律她记得最清楚。她还记得,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的地理老师站在讲台上说:“椭圆定律就是所有行星绕太阳的轨道都是椭圆,太阳在椭圆的一个焦点上。”
         当时苏谕宸不对地理感兴趣,相对于好玩的几何大题和无数个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记住的历史事件,她一直认为自然地理是抽象的。但是地理老师的这句话却深深地印在回忆里。
        只因为她那个时候在听孙燕姿的《克卜勒》算几何大题。椭圆一共有两个焦点,到原点的距离为c,任何椭圆上的一点到焦点的距离为2a。
        可两个焦点是遥相呼应的。
        歌词中当然也是唱的银河、星星、光芒等。无垠幽暗的宇宙中,遥相呼应的两颗星星,从孤寂索然到照亮彼此眼眸。
       
        演出结束之后他去接受采访,等到他完全结束之后已经是九点之后。她就坐在休息室一直等,抱着大羽绒服和暖宝宝无聊的翻着手机存着图,看见他依然是一副和易燃装置说是要出去玩的兴奋样子,她张张嘴,最终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人家有人家的生活。
         毕竟他活在台前,而她只能呆在幕后。
        “小苏老师也一起来吧。”小君姐姐看见她从隔壁休息室出来,兴致满满的邀请她一起出去玩。“不了,我下周开始加急训练,这两天先休息一下。你们玩儿吧,玩得开心。”把衣服和暖宝宝交给胖虎并道了声谢,不声不响的让陈一把她带走。
        “千玺喜欢你,我都看出来了。”陈一一边开车一边说。
        “你喜欢他吗?”她接着问。
        “我......不知道。”对感情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阐释,朦朦胧胧模模糊糊,自己摸不清自己对他的感觉。
        “我没谈过恋爱,没有准确的爱情观,而且他太厉害太强大,我怕我追不上他。”
        “见过我的人都说我是天才,但没想过吗,我不想当天才,我只想当一个普通的学生,一个普通人。从小学开始,我就没怎么完整的上过一学期的课,我想过我自己的生活。”
        “如果我要和他谈恋爱,你觉得我能经得住舆论攻击吗?”
         回家之后换上睡裙,不想睡觉,陈一也回到她自己的家里,没有人陪她。她自己拉开客厅里天花板的灯,抽出相册,一页一页的翻开来看。
        妹妹和小皮球也陪在她身边,妹妹睡一会醒一会,见她还在,就又把脑袋往她腿上凑了些。小皮球难得晚上清醒,跟着她一页页看照片。
        苏谕宸照片很多,多是爸爸妈妈外公在不注意的时候拍下来的,有些照片后面还写了字。“冬不拉3岁4个月,第一次拿起大提琴。”“冬不拉5岁,第一个国家级的奖。”“冬不拉5岁半,冰舞省级奖。”最近的一次,是高中毕业的时候,穿着制服在礼堂里代表全体高三学生讲话。
         门铃突然响了。
         透过猫眼去看,是易烊千玺,穿着羽绒服的易烊千玺。
         妹妹还在赖皮不让她走,扒着睡裙差点要用刚长出来的小牙咬她。她把妹妹抱起来,“这么晚了不回家么?”
        “回不去。门牌号被私生发现了。”他声音有点闷,拿着胖虎刚刚送下楼的洗漱用具和必备的换洗衣服,还有大提琴电脑书包平板小狮子。“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在你这儿住几天行不行?我睡沙发就好。”一脸的求收留。
        “你觉得沙发能收得住你这大长腿?”苏谕宸给他递了双拖鞋,“你睡我房间吧,我睡书房。”一脸的“你在骗我”。说完话,就把自己的被子枕头抱到书房的床上,又从衣柜里拖了床新被子出来,“你睡这屋。”
        “好。”他也不是那种推推搡搡没完没了的人,在卫生间把自己的洗漱用品摆好。她的黑色漱口杯挨着他的红色漱口杯,他的洁面乳靠着她的洗面奶。一切都是那么天造地合。
        “那个......千玺,”她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声音软软糯糯的,“晚上我起夜不会影响你吧?”说完之后耳朵红的要滴血。毕竟生理上的问题谁都不好意思开口。
        “没事,我睡觉雷都劈不醒。”
        这话说的易烊千玺自己都想打自己脸,因为常年熬夜工作,时差都不知道倒到几时区的时间。睡觉轻不说还认床,夜里睡不好早上起不来,没课的时候早上十点起床那都是早的。
        但是看到小姑娘一脸犹豫,他又想想,终究把话咽了回去。
        晚上睡觉前,苏谕宸接到了陈一的短信。
        “亲爱的小苏姑娘,你要相信“克卜勒定律”,在众多孤星之中,总有一颗属于你的星球,你也让别人在等。其实,你现在就可以在心里,对自己、也对那个还没出现的他说:因为是你,晚一点也没关系。
         还有,周末愉快。”

评论(1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