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16
         王源已经在休息室门口翘首以盼半天了。
        “寿星都不着急你着急个什么劲儿?”胖虎把他拉回屋里,“去去去回屋呆着。”
        “诶千玺你看胖虎......我去你什么时候换新耳机了?”他一眼就看见了易烊千玺脖子上挂着的耳机,“我上次看见了也想买,但强哥说这跟治颈椎病的似的。”
        “昨天换的,你要换可别跟我换一样的啊。”他翘着脚,得意洋洋的抬着头说话,苏谕宸刚和他发完微信说是五分钟之后到,这小心情岂不是美滋滋。
         “你用脚丫子都能想出来是谁给他送的耳机。”王俊凯在他旁边一边翻手机一边说,“王源你再用脚丫子想想。”
        “嘛呢嘛呢!王俊凯你丫的说啥呢!”易烊千玺戴上耳机听歌,才不管旁边这么八卦的两个兄弟。戴上耳机的那一瞬间,还能听见王俊凯“恋爱的人啊不能自拔”的感叹。
         说得好像你自己不谈恋爱一样。
        
         苏谕宸从体育馆带到五棵松的时候,还有点头晕。
         这几天训练紧了些,胳膊和腿上新伤夹着老伤,大大小小淤青堆了一片,陈一昨天晚上给她上药的时候揪着衣服喊疼险些没把陈一踹到。
         更令她害怕的是, 她的体力伴着伤的增多而减少,失误越来越多,一场节目里至少有三个失误。教练明摆着不太想让她留着这么多高难度的动作,但她性子倔,硬是说服教练这么做。早上训练完之后教练和她说:“谕宸,以你现在的节目呈现效果,最不好的结果就是,你的初赛都过不去。”
         这话已经在她脑袋里绕了一上午了。到五棵松的时候没什么精力,见到易烊千玺的时候也是指点了一下他的大提琴,连寒暄的话都省了。找了间没有人的休息室,掏出随身带的止疼药就着热水咽了两粒,又吃了一小袋的正天丸和两粒丹参滴丸,靠在陈一腿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第一次,再也不相信自己的实力。

         易烊千玺自己也很烦躁。
         小姑娘连正眼看他一下的动作都没有,就是听他拉了一遍琴之后,指点了两下就让胖虎给找个空休息室呆下了。自己就这么不受重视吗?
         但是分蛋糕的时候,陈一来取时说了一句“她今天状态不好,被教练说了”,他才明白她今天打不起精神的原因。下午休息的时候拿着暖宝宝和自己的大羽绒服跑到苏谕宸的休息室,敲敲门,一分钟之后,门吱吱呀呀的开了。
        “吃饭了吗?”
        “吃了点儿蛋糕......你怎么来了呀?”苏谕宸抬起头,惊讶的看着穿着橙色毛衣的他。
        “来给你送点儿东西。”把暖宝宝和大羽绒服放在她腿上,“羽绒服和暖宝宝搭配着用,省着腿疼。”
         “谢谢。”小姑娘吸了吸鼻子,抱着羽绒服盖在腿上,“还没祝你生日快乐呢寿星,生日快乐。”
        “你不是那天都说完了吗?自己都忘啦∽”他轻轻的笑。“看的快忘的也快呀。”
        “不许说我!”突然的暴怒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不许说我忘的快!”自己一拳敲到膝盖上却被突然的刺痛冲过神经,“嘶......”
        “怎么了怎么了?”刚要去摸小姑娘的膝盖,结果却听见了小姑娘的呜咽声,“我害怕......”
        “害怕自己再被教练说...”
        “害怕过不了初赛...”
        “害怕不能在滑冰和大提琴之间做出最好的选择...”
        “害怕我不配去爱我最想爱的人...”
         他把苏谕宸拥在怀里,双手环过她的身体饶到后背去给她顺气,轻轻拍着小姑娘颤抖的身体,嘴里一直念着“不哭啦不哭啦”这样的词。
         听着她的声音慢慢变大,再慢慢变小,左手环过她的腰,右手去裤兜里掏纸巾一点一点去擦她的脸,“再哭眼睛就肿了,本来眼睛挺大的,一哭不就没了吗。”
        “哪有...”她自己拿过纸巾背过脸去抿鼻涕,定了定神之后看着他橙色毛衣上的一片泪渍,“这个...怎么办?”
        “冬冬,你知道我这件衣服多少钱吗?”她摇摇头。
        “我也不知道。”她刚要笑,他又来了一句:“但是我这件好像是限量款。”
         他看到了小姑娘眼里的慌张,左手点点右手,右手又点点左手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把呼噜上她的头发,笑得梨涡尽显。
        小姑娘性子有点急,可能到了现在这个比较紧张的时段,又在有些时候犯轴犯懵。
        “一会儿要是说起来,我就说是我女朋友把水洒上了。”
        “小冬不拉,我想和你一起过余生。”
        “做我女朋友吧。”

评论(1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