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15
        两个人有十多天没见面了。
        苏谕宸忙着花样滑冰的训练,易烊千玺忙着生日会的演出,大提琴课被停了,他只能另找老师去进行辅导。
        比赛一共两首曲子,一首《the jungle book》,一首《战台风》,一月初就比赛,一直比到月中旬才能所有选手都能表演完出结果。中国这边一共派了四个人,两个在平昌冬奥会上参加过比赛的,一个在世锦赛里拿过前三的,还有一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练了十多年滑冰的苏谕宸。
        讲真,苏谕宸真的感觉自己在这个队伍里没有多大的优势可言。
        小时候妈妈为了让自己动,这才学的滑冰。之后虽然参加过比赛,拿到了国家一级运动员的资格认证,但是不像别人天天练,她一周能去两次冰场就算是很有时间了。没怎么拿过奖,把心思全都花在学习和大提琴上,要不是高考之后有那么三个月的长假,她也难得有心思去练花滑。
        “谕宸,到你了。”教练隔着一个冰场喊她,她收收神,脱下外套露出里面蓝色和粉色搭配在一起仿汉服齐胸襦裙的考斯滕,拉下冰刀上面的防滑垫,推开门进了冰场。

        “千玺,该排练了。”声乐老师拿着谱子放在乐谱架上,“这次选的歌可能会高。”
        “没事。”这次的《克卜勒》是他最喜欢的歌,比《what makes you beautiful》还要喜欢,高不要紧,好听就行。
        闲下来的时候咕咚咕咚喝了两大杯热水,侧躺在沙发上,眉头微微皱起。
        他有点害怕。
        他怕私人住处会被粉丝挖出来,当时胖虎还调侃他说是“这高层在海淀大学城里面,里面住了一群老教授和机关人员,咱们那栋楼前面是个花园后面是栋红砖房保护建筑,门禁关系着户口,和身份证公安局挂接,你觉得有可能被挖出来吗?”还用那种不屑的眼神看着他。
        他白了他一眼,但是还是心里有隐隐约约的担心。这两天回家总能看见有几台车在后面跟着自己的车,到小区门口也就是在门口转一圈走,说真的,面对私生,他第一次有点慌。
        “今天我回家住,不回公寓。”

        提前告诉了老妈今天回家,难得老妈今天心情好,多炒了两个菜,外带一锅酸辣汤。楠楠刚上小学没多久,除了要写作业还要上那些自己选的兴趣班,虽然很累但是却乐在其中,像极了小时候的自己。他刚到家的时候楠楠正趴在床上写作业,咬着笔杆子掰手指算数学计算题。
        “楠楠,坐到桌子旁边来。那样写作业对眼睛不好。”他把弟弟的书本一并放在书桌上,让他坐在椅子上,打开护眼灯,“这样才对嘛。”
        “那你怎么不学习?”
        “哥哥是大学生啊,有专业课要学。”
        “那你们专业课不用书吗?老师说,哪个同学要是没有书,就让他站在后面。”楠楠给他从书架上顺手拿了本书,“所以,你要看书。”还表现出一副“我正在看着你”的表情,易烊千玺憋着笑低下头不说话,翻开曾经自己的故事书。
         晚饭之后闲的没事,难得的空闲时间反而让自己不习惯。习惯了被聚光灯照到的生活,这时突然想找个人待在一起。
        哪怕就是那么静静的坐在一起,也是难得的自由。
        他突然,特别想见苏谕宸。

        晚上十一点,苏谕宸才结束今天的练习。小姑娘本来体力就不好,再因为疑似兴奋剂的缘故停了生脉饮,气提不上来,几个三周跳四周跳屡屡出错,没有几个是完美的,教练又想骂她又怕影响到她的情绪,一直在角落黑脸。结束的时候也只是让她自己再练练,晚饭也没吃,就这么一直跳下去。
         所以当陈一打了无数个哈欠时,苏谕宸还在冰场上转圈做贝尔曼,摔了就起来接着跳。坐在车上的时候苏谕宸还依然清楚自己现在在干什么,甚至能坐在书桌前解一道几何12分大题。
         “冬冬,你的小男人找你。”陈一笑得一脸谄媚,把手机丢到苏谕宸腿上,她白了陈一一眼,点开绿色的圆块儿,“喂?”
         “回家了吗?”熟悉的声音从电话穿进她的耳朵,让她瞬间有点想哭。
        “在路上,怎么了?”
        “咱俩去看场电影吧。”
         和陈一告了假晚些回家,去了西城区那边,走到易烊千玺订好的私人电影院门口推开门,少年戴着眼镜和口罩,笑眯眯的看着她。
       
        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他就认定她瘦了。
        尽管她带着口罩和眼镜,但是伸出手的时候就看见手腕细了一圈,头发还没拆,绑成麻花辫和披肩发结合的发型,很是精致,摘下眼镜时有那么一瞬间的惊喜,眯着眼睛向他笑,一副猫咪样的讨好表情。
         电影院是他一自媒体朋友开的,影片很多且多为点映。他在前面领路,让她抓着他的袖子一步一步向电影放映厅走。推开门时,听见小姑娘小小的惊呼,“这儿也太帅气了。”
       可不嘛, 沙发座大荧屏,两个人正好包场。刚刚坐下全场就黑灯开始放电影,苏谕宸拉下口罩长呼了一口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荧幕。

         《奇迹男孩》。是苏谕宸特别喜欢的那个小男主角主演的电影,电影放的时间很长,可她觉得很短。可能是看入迷的缘故罢,让她在全场的灯光亮起来之后依旧直勾勾的盯着屏幕,半天没回神。
        “歇会儿,看那么长时间也累了。”易烊千玺在沙发上抻了个懒腰,“他这儿没有爆米花,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吃,就买了两瓶茶。”递给她一瓶,元气森林的燃茶,像是易燃装置代言了一样。
         “谢谢啊。”她也小小的抻懒腰,拧开瓶盖喝了一口,茶不甜不腻,但是乌龙蜜桃的味道却很浓。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凌晨一点多,明天就是他的十九岁生日。“提前把生日礼物给你。”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个盒子,“LG的耳机......我训练的时候......出不去,在网上挑好......让陈一去实体店买的。”
        “陈一买了两个......一人一个。生日快乐,一切平安,明天加油。”
        “谢谢呀,小冬不拉。”他打开耳机盒子,是现在特别流行的无线耳机。“我很开心。”
        “明天来看我的演出吧。”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有什么重要的话,明天和她说吧。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