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14
       “小苏苏!”姜许敲了一下她的头,“又犯困了?”
       “师哥,敲头不聪明。”她麻利的拉开一罐咖啡咕噜咕噜灌了半杯,继续闭着眼睛拉琴。姜许在背后做了个无奈的手势,但还是在她唱歌的时候把吉他递了过去。
        苏谕宸已经两个晚上失眠了。
        每天晚上一闭上眼,就是易烊千玺放大的脸,还有右脸颊温热的触感。自从那天之后,她一直避着他,排练也是,休息也是。她也心里明镜的,自己的确对他有好感。
        但他是明星,他可以在以后的路上走的更远,他还有更加光明美好的未来。而她,不想耽误他的发展。
        对她而言,一直默默的这样喜欢着,未尝不好。
        第二天排练时她故意站在最左边,和站在中间的他足足间隔了两个人。可是指导老师,也就是他的班主任刘姐,皱着眉头说:“那个我调一下顺序,最左边的那个小宝宝,来,站到中间......行了,这个身高搭配是完美的。”
        完美你大爷!苏谕宸第一次有了想对老师爆粗口的想法,旁边就是易烊千玺!
        眼睛盯着舞台的地板缝,再也不想抬头了。

        易烊千玺因为这件事,还在微信里问过王俊凯一回。
        “我跟你小语姐,那叫日久生情。你俩......一见钟情还凑合,顶多算是个单相思。”
        单相思你个大鸡腿!老子的爱不需要被定义!你要是再说我单相思,我就把你以前所有的糗事儿全告诉你小女朋友,一件都不落下!
        但是看到苏谕宸在调完位置之后一直别扭的盯着舞台板子上那几条细线直愣,他还是妥协了。
        还是等一段时间再和她坦白吧。

        但托尔斯泰说过,爱慕和咳嗽,都是瞒不住的。比如,两个人一样的卡地亚手环。
        苏谕宸不懂首饰,但她知道名牌的东西都贵。那天晚上打开盒子之后才发现是卡地亚,急得她要把手环退给易烊千玺,结果却被人家一句“赞助商送的,免费不要钱”给堵了回去。颜晞泽在排练之后瞥见了那一抹暗金色,撩开她手腕直说她是资本主义家大小姐,埋怨了半天才冒出一句:“这都是一对一对儿买的,你男款的呢?”
       “我没有啊。”她重新拉下衣袖,闭上眼睛,不听颜晞泽的八卦。“诶诶你看,易烊千玺手腕上戴的跟你的是一对呢。”见苏谕宸不说话补眠,索性低下头翻手机,自讨无趣。
         但她隐隐约约感觉,苏谕宸和易烊千玺关系不一般。因为总有几次,易烊千玺的头往这边偏,不能是看学长,也不能看她,只能是看苏谕宸。
      
        终于,联谊演出在中青交响乐团的《进行曲合奏》中开始了。苏谕宸坐在台下最靠近舞台的位置——舞台边上,和姜许并列在一起。披着自己的大衣,里面是一套改良的中国风裙子,裙子很薄,大衣盖不到的地方,还有些冷。
        “一会儿诗朗诵之后把衣服还要换了。”姜许叮嘱她。“冷不冷啊你?”
        “还行,反正一会就上台,早知道多贴几个暖宝宝了。”抱着陈一送来的热水袋,她从小就体寒,手脚冰凉又不是没有过的事儿。

        当易烊千玺看见苏谕宸一身红衣服黑裙子时,脑中立即跳出“精致”这个词,更尤其是,她长的白。都说女孩儿皮肤白穿红的好看,果然,这一点在苏谕宸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她拿着话筒,说话声音软软的,像是过年回到外婆家时听外婆说话一样。软软绵绵的南腔,但是确实是标准的普通话。左手的手镯露出了半只,让他不禁想笑。
        笑她的听话。
        《凌晨两点三十分》的同学都很给力,秦云哲在和他正面交锋时把词说的很是流畅。接下来的表演让他有些昏昏欲睡,直到旁边的夏乔嘀咕了一句“冬冬的表演好像是最后一个压轴”,这才让他坐直了身子,正了正色。
        “最后一个节目,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的《八音盒》,表演者:Pieces乐团。”
         是一个小孩子睡觉之后,八音盒里的娃娃们开派对的故事。只不过,没有台词,有的只是音乐。
         苏谕宸坐在最前面,穿着白衣服和咖啡色背带裤,系了条同色系的丝巾,马尾像是刘姐给梳的,低低的绕过肩膀垂在胸前。
 环着大提琴拉了几下,又在别人的歌声里轻轻的拨了几下弦,一脸的心满意足。在被别人推上几个台阶之后,想了一会儿,戳了戳姜许示意让他递吉他。简单的调调音,吉他声音在指尖不经意的流了出来。
        “I know exactly what to do.”
        “You make these dreams come true.”
         观众席上一片沸腾,夏乔更是惊讶的说“这小丫头平时让她唱歌比登天还难”之类的话。只有易烊千玺自己知道,这个版的《Nothing to lose》没有吉他谱,只能自己一点一点扒,而且她的声音和节奏把这首自己的歌处理的恰到好处。
        有些小小的惊喜,就像曾经学舞蹈的时候学到最喜欢的曲子,得到了自己最喜欢的轻松熊,养了一群热乎乎软乎乎的小猫,妈妈下楼的时候把自己留在家里的那种舒服的,空无一人的感觉。现在,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坐在舞台的道具上,唱着自己的歌。自己最喜欢的歌。
         My heart only beats for you.
        他真的因她而迷醉了。

        苏谕宸演出结束之后背着吉他和大提琴迅速跑出大礼堂,没答应中青的午饭邀约,看见陈一的车停在了中戏校门口,敲了敲车窗,这才钻进车里,还心有余悸的透过车窗向前后左右看了好几圈。
        “有人追杀你?”陈一把放在前排的保温桶放在后座,“外婆现包的小馄饨,吃一点。”见苏谕宸摇了摇头,“不想吃吗?”
        “不是,我有点累。”无非就是想躲开易烊千玺,找个地方猫起来。在车窗上拉了小窗帘,抱着抱枕靠在车门上沉沉睡过去,车里只能听见她均匀的呼吸声。
        终于要过去了,联谊终于结束了。
        可苏谕宸永远不知道下一步有什么在等着她。
        就像方程式里永远解不开的那个未知数x一样。
       她真的有点后悔去唱歌了。
      

评论(1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