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12
        “行了,今天练到这儿吧。”王向宇拍了拍手,“再不走,食堂可没有饭啦。”
        “嫂子你管管咱们头儿!”练巴松的颜晞泽把手卷成话筒的形状向前面的乔秋羽大喊,“明天要是再这个点儿结束我就不练啦!”
        “我也没办法。”乔秋羽笑着,对上王向宇的眼睛,“你得和王向宇亲自商议。”颜晞泽把巴松收进包内,跑到和苏谕宸说话的王向宇面前,“向宇葛格,明天早点呗?”苏谕宸被颜晞泽的腻乎打了个冷颤,“干什么呢小苏苏,你泽姐在这儿慌什么?”
        “不是......咱俩一个年级的,我怕你明天上课报复我。”苏谕宸抱着肩膀,“你有点儿彪。”
        果然,这话一出,整个练习室就安静了。第一次听苏谕宸用东北话形容人,三秒钟之后,练习室里回荡着“苏谕宸你再说一遍”的声音。

        回到家之后没吃饭,拿着稿就开始默背,听见门铃响了好几下才去慢悠悠的开门。
        来的人是夏乔,抱着两个大盒子笑眯眯地看着她。
        “提前把生日礼物给你。”他不客气的坐在沙发上,狠狠地喝了一大口水。“小爷我一路上抱着这俩玩意儿老沉了!”示意她打开看看。
        苏谕宸半信半疑的打开箱子,“你以前送给我的抖音向日葵我到现在还记得呢。”一打开箱子,就看见两只小奶猫趴在铺满棉花的箱上,咪呜咪呜的叫着。
        “天啊好可爱呀!”苏谕宸惊喜的叫出来,“我的妈呀夏乔,你怎么这么棒呀。”
         “上次学校宿舍突击查寝,把他们俩查出来,我爷不让我养,就给你送来当生日礼物了。”他把白色的那只抱出来,“这只叫妹妹,波斯猫和安哥拉猫的混血。那只是小皮球,金吉拉和暹罗的混血。当时卖猫的人不识货,说这俩是串儿,便宜给的我。后来我听千玺说,纯种的金吉拉5000多,暹罗2000多,这俩的崽儿折个中,也该是3000差不离。”
          “好好对他俩,两只小母猫,别让他们打架。”夏乔又把小皮球抱起来亲了一下,“我把你俩交给小姐姐啦,不许欺负姐姐,哥哥有时间就过来看你们俩。”和苏谕宸又交代了一堆七七八八的事儿,就上楼找千玺去了。留下苏谕宸自己一个人和两只猫,苏谕宸抱着奶粉罐儿在奶瓶里装了几勺奶粉,冲好之后一个一个抱着喂奶,小皮球蹭蹭着到她的帽兜窝着眯眼叫,妹妹在自己的窝里捂着眼睛睡觉,两只小爪抱着苏谕宸的一根手指睡的正香。
         这下,更不无聊了。
         都说小奶猫是个捣乱的主,更何况是两个。可苏谕宸的猫,却乖得很,吃饭喝水不争不抢,各自到各自的碗里吃饭喝水,睡觉是一个在窝里抱着小熊和小鱼玩偶,另一个在苏谕宸旁边。苏谕宸晚上回家时两只猫都在门口迎接,喵喵的蹭着苏谕宸裤腿要她倒猫粮。
       
         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有猫的,一种是没有猫的。这话是颜晞泽在苏谕宸家说的,非要给这两只猫当干姐姐,弄得苏谕宸哭笑不得。
         生日那天在养猫的第二天,乐团里给买的蛋糕送的生日礼物唱的生日歌,蛋糕上有个拉大提琴的小姑娘,很是用心。她开心的许了愿吹了蜡烛,还接收了颜晞泽的一个涂上DIOR999的吻——至今苏谕宸还记得颜晞泽涂口红涂到脸上的那一幕。
 
         易烊千玺因为晚上有舞蹈课才一直没看手机,晚上十点多回家后打开微信才看见苏谕宸破天荒的发了一次朋友圈。
        “感谢中青交响乐团的哥哥姐姐们,十七岁的第一天很美。”附上自己今天照的几张照片,穿着白衬衫和深蓝色的荷叶边裙子,坐在蛋糕旁边比着剪刀手笑得一脸灿烂;带着生日帽子眯着眼捧着脸露出八颗牙;鼻尖上被抹了奶油还是一脸懵逼的样子,以及......被旁边的那个女生亲脸的时候一脸的灵气,和隐约的嫌弃。
        他在下面留言:“小冬不拉生日快乐呀,礼物周末补给你。”
         她私信给了他,“谢谢易老师。”
         妹妹很乖的趴在自己身上,皮球又沉了不少,床上放着今天乔秋羽送的小黄鸭。
         小珂姐今天来了个电话,不过是问问联谊的事儿,以及......
         她要换助理了。

         小珂因为上级的意思,调到了音乐剧那边,不再负责单人的行程。而且她马上学位结业,所以要给苏谕宸换助理。
         苏谕宸倒是一脸淡然,小珂跟她的时间不过一年,她也明白她的难处,平时上课下课都不跟着她,只靠电话联系。一是行程信息对不上又怕她挨骂,二是自己本是个逍遥性子,说走就走的事儿也不是没做过,小珂纵使再严谨,也不能陪自己一起逍遥一起浪。
        那就......期待新助理咯。

        这次联谊会,她一共有三个节目。一个中青交响乐团集体的表演,一个大型诗朗诵,还有Pieces乐团自己的表演。今天下午下课之后照例去排练,排练了一会儿后AA制买的百香果茶,正喝着呢,就听见Pieces的总负责人陈煦大喊一声:“你说让谁唱歌?”
        然后,十几只眼睛直直地看向咬着吸管吸芒果丁的苏谕宸。
       “你们看我干嘛?”苏谕宸刚把芒果吸进嘴里,对陈煦挑了挑眉,“大家要唱一起唱啊,别把我一个人拉下水。”

        易烊千玺最近,难得的烦躁。
        即使最近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早上洗澡上课,中午去食堂吃饭,下午下课后打一场篮球,晚上去跳舞遛弯儿回家练琴玩儿猫,周末去拉大提琴跳舞唱歌顺便和胖虎打打岔。粉丝跟的很少,自己的时间多了,但是这都不是自己特别想要的。
         上次小乔来自己家里玩,俩人玩阴阳师玩儿到半夜,最后瘫在沙发上的时候夏乔从冰箱里拎出两瓶可乐,又切了个苹果放到桌子上,“吃点水果,能防着点儿黑眼圈。”
       “谢了哥们儿,你可真细心。”
       “我家茗茗告诉我的。”夏乔低下头,但是语气中还有一丝骄傲。
       “有女朋友就是不一样。”
       “你不找一个?”夏乔一把揽过易烊千玺的肩膀,又默默的把手收了回来,“也对......你不好找,那你不考虑一下圈内发展吗?”再次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
       他脑中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就是苏谕宸。没过几天,就在梦中梦到了她。早上醒时大腿内侧一片粘腻,自己长叹一口气,认命的去收拾衣服。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自己也会受不了的。
        同样,他也不想看周围一对一对秀恩爱了。包括胖虎。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