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11
        果然,凌晨三点多,易烊千玺又发起了高烧。
        少年的脸微微发红,嘴唇微张喘气,喘气声音很急促。苏谕宸接了盆凉水,随手拿了条毛巾开始给他一遍遍擦脸擦手,抱了床被子又盖在了他身上。忙完这些,这才呼了一口气,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没睡。
        从一开始的九点半十点多一直忙到三点多,谱子没看澡没洗衣服没换,穿着的那件灰色衬衫黏在身上不成样子,索性掏出自己的小电风扇对着自己一个劲儿的吹。临近九月下旬的北京天气依旧闷热,高楼大厦将风挡的死死,半点儿也吹不进来。
        她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他,在床头柜上随便扯了张纸写了几句话,抱着书包和大提琴回到家里,简单的洗了个澡,换上平时穿的帽衫和棉麻裤子,坐在沙发上看着乐谱。
        睡觉的时间都过去了,所以苏谕宸一点也不困。看了会儿乐谱,天逐渐放明,她伸了个懒腰,看着手机打发着时间。

        易烊千玺醒的时候,已经凌晨五点多。头依旧昏昏沉沉,但是相对于昨天晚上的状况来说,那可真是好太多。半起身去拿床头柜的热水,却看见了苏谕宸留下的纸条。
        “我上楼收拾下,有事给我打电话。留下的退烧药醒来吃了,听话。”后面还附赠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笑脸,字写的很漂亮大气。他就着热水把药咽了下去,给小助理发了个信息让他帮忙请假两天,又给胖虎发了个自己生病了的消息。两手交叉在后脑勺下,定神看天花板。
         这时候的小冬不拉,已经睡了吧。
         这周一去拿第二疗程的中药时,碰到了自己同系的夏乔,之前在新生晚会上碰过面,自己也只是对他有个“扬琴弹的不错”的印象。没想到他一副“我都了得”的表情,主动过来和他说话,“你在苏谕宸那儿学琴吧。”
         他是苏谕宸从小的同学,两家在一个院儿里长大,按他的话说,苏谕宸小时候闯过什么祸欠了他几根儿冰棍他都记得。不过......她到底是个不会闯祸的孩子。
        “她小时候是我们院儿有名的小红颜,漂亮不说,还多才多艺,当时好几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男孩都可喜欢她了,有事没事就去逗她,但平时我和院里小孩儿疯的时候,你苏老师早就抱着琴拎着书包冰刀高底鞋坐爷爷的自行车上课去了。”
        “大院里的孩子都知道她,不爱说话,一个人静悄悄的坐在桌子上写作业算扑克牌,问也不吭声。”
        “她爷爷奶奶家在大院,她妈妈是我们那儿医大二院的主治医师,爸爸在外地的银行工作,有个哥哥,她哥学习特别好,好像是北大研究信息档案管理的......”
         听着夏乔喋喋不休的说着一堆又一堆,他也不闲着,撕开一袋药就开始吸,等夏乔讲完了,自己也喝完了一袋子药。临走之前约下了一起打3v3的时间,被夏乔送到胡同口,各买了一根冰棍儿嘬着告别。
         门锁“叮”的一声响,苏谕宸进了屋。
         脚步轻轻的,一定是她。
         他闭上眼睛假寐,听见她轻轻推开房间的门,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又走出卧室,把自己的水杯中重新装满热水。
         厨房里传来窸窸窣窣的收拾锅碗瓢盆的声音,煤气灶开启的声音,倒米时和锅摩擦发出的声音 水壶烧开水时的“呜呜”声......但他听见的,最好听的声音,便是——
         “千玺,起床把粥喝了吧。”
          轻轻柔柔的,一点也不燥,像是从窗户里吹进的微风一般。
          真好听。

      “所以你今天是请假了吗?”易烊千玺斜靠在床上,怀里抱着小狮子。他看了一眼她,又低下头,“是我不好,生病还要拖累你。”
      “没有啦。”苏谕宸向他笑了一下,“就是自己多练练琴而已,今天课不多。”她把粥碗自然的接了过来,“还喝不喝了?喝的话我再去盛。”
      “半碗就行。谢谢冬冬。”她的小米粥煮的火候正好,加了些大米和葡萄干混在一起,端过来的时候就香的不行。也是饿了的缘故,稀里呼噜的吞下一碗,竟然还有些老娘煮粥的味道。
         “半碗粥,给你。”把粥放在他的手里,自顾自的打了个哈欠,“我去给我学长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今天不参加排练了,明天补上。”他点点头,低头喝粥。
        喝完粥之后把粥碗放在床头架上,从旁边的书包里拿出联谊节目的朗诵稿默背,这次的诗朗诵中戏这边的是大四的学长,大一的小学妹和他,央音这边始终没派人。
        背了一会儿想上厕所,方便之后去客厅送碗,却看见沙发上苏谕宸靠在抱枕上,睡得安恬。少女的黑发被发绳束起,露出白皙的颈,左手抓着右手卫衣的袖子,呼吸很均匀。眼睛周围一轮微青,怕是一晚上没睡熬了夜才会这样。
        他倏地有些心疼,皱了皱眉,两只手分别托着她的腰和腿窝把她拦腰抱起。苏谕宸怕是睡得不安生,转了个身,眼睛也不睁,奶声奶气的说“哎呀我要睡觉”,嘴不情愿的撅起,蹭着蹭着要找个合适的位置,他一边轻声哄着“睡觉睡觉啊”“冬冬最乖了最棒了”,一边看着她靠在自己身上安静的睡去。
        把她抱到自己卧室放在枕头上,盖上被子后又掖了掖被角,看她找到合适的睡姿后,抓着自己的袖口始终不放。不禁失笑,又怕自己着凉,拿过一床新的被子铺在自己身上,闭上眼睛,听着她均匀的呼吸。
        房间里,两个少年睡得安静。
        像画一样。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