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10
       “苏苏,今天的《The Planets》排练还要多拜托你呀。”乔秋羽学姐拉着苏谕宸的手,一句一句的嘱托着。等到苏谕宸点点头,她这才松了一口气,摸摸她的头,“我就知道我们苏苏有这能力办好所有事的。”
         乔秋羽是大二练钢琴的,身为福建人却说着一口流利的京片子。苏谕宸第一次遇到她就是在练习室里,两个人刚好在一个练习室,谁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说些什么。直到乔秋羽用一根儿冰棍儿打破了两人的尴尬的局面,“天儿挺热的,吃个冰棍儿缓缓。”
         也是之后一直坚持着说不参加中青交响乐团的苏小孩儿,在秋羽的无数次劝说下破格录取成为第二大提琴。同时,也认识了乔学姐的男朋友——乐团首席王向宇。机智如王向宇,他一眼就看出这个孩子的与众不同,也在最后苏谕宸在要拒绝参加活动时提出“请你吃食堂的凉糕”这才妥协。
         周五晚上上课时因为这件事还被易烊千玺嘲笑了好久——“打脸了吧?叫你逞能。”这不禁让苏谕宸想起鲁迅先生在《坟》中写过的一句话——“瞧他那副丑陋的嘴脸!”
         但是看到他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之后,她又突然生气不起来了。
         这次排练很漂亮,各个组的协调很好。结束后已是晚上七点半,食堂早就不提供饭,看着大家一脸茫然,苏谕宸咬了咬嘴,“......那个......我请大家吃自助吧,团购。”
         果然这群比他大的哥哥姐姐全都双手赞成了。虽然最后大家还是AA制转钱给她,但是她却在这场晚饭之后谈妥了一个小乐团。老爸以前说过的“饭桌生意”也不过如此。虽然在大一里还没有熟到可以交心的人,但是却在大二大三的团里和一群喜欢妹子的学长学姐混个半熟。这何尝不是一种能力。
          大家吃到九点半多才算结束,临走之前苏谕宸突然接到了个电话,是王俊凯。
         “喂?什么事?”
          “小苏妹妹你回家之前来一趟千玺家吧,千玺有点不对劲儿。对了,帮忙带两盒布洛芬。”
           她应声挂了电话,想着他吃布洛芬的原因,和乐团的哥哥姐姐告别之后,一个人来到24小时药店买药。拿了两盒布洛芬之后,卖药的阿姨问她:“丫头要不要对乙酰氨基酚?这个对退烧还是有一定疗效的。”
          “他发烧了?”怪不得听着布洛芬这药名这么熟悉,原来是小时候自己吃过的退烧药。她轻轻敲了敲脑袋,又让阿姨帮忙装了盒乙酰氨基酚胶囊,连书包和琴没来得及放,抱着药和冰袋到20楼,打开门,就看见正在烧水调煤气灶的王源。估计是没调过小火烧过水,一直在转煤气炉的按钮开关。
          她连鞋也没脱就急忙跑到厨房,把按钮压下转了一半儿,看着火慢慢变小,这才和王源说:“你刚才的方法,怎么扭都是大火。”一脸“你会不会烧水”的怀疑表情。
         “他怎么了?”回到鞋柜旁边重新脱下鞋子,向端着水的王俊凯问。“胃肠感冒。胖虎哥休假了,新来的小助理看到这情况慌的不行,这哥们儿可好,拎着手机在我们群里发语音让我俩说啥也过来......吐了好几次,又是藿香正气水又是整肠生的,也不知道在哪儿翻出来的药。”
          “硬是不让你来,说你进乐团了,忙。生生的就叫来了我们俩。”王源在一旁补充着说。苏谕宸把药放在桌子上,走进他的卧室。
           卧室里只开了个夜灯,在房间里散发着暗黄色的光芒,他穿着灰色的睡衣,盖着一床被子,正昏昏沉沉的睡着。一手抓着被子,一手捂着胃。脑门上出了一层薄汗,可能是胃痛的缘故,即使出汗,脑门儿依旧很烫。
           她抱起一旁有点懵的二十,连同石榴一起带到客厅。关上窗户,拉紧窗帘,用床头柜上的体温计闭着眼小心的插在他的胳肢窝下,看到显示的39.2更是紧张了几分。“有酒精吗?”示意王俊凯帮忙翻一下他的抽屉,在柜子里找到了上次给的酒精棉球。顺着脖子手心脚心擦了几遍,又在被里添了个热水袋,听着他呼吸渐渐平稳,这才松了口气,把手放在被窝里探了探温度。
         “小苏苏我走了,明天早上有晨跑,六点半集合。”王俊凯给小马哥打了个电话要他下楼接他,等到卧室里只剩这俩兄弟和苏谕宸时,王源看了一眼昏昏沉沉的千玺,看着苏谕宸,一脸认真。
        “千玺太累了,”王源叹了口气——这是苏谕宸第一次看到王源这样。“他这几天忙着上课、排练、还要忙着这次的联谊,天天十二点多回家。”
        “他修了双修,除了原来学习的话剧表演,还学了音乐剧和导演,跟我们说要拍电影,找一天晚上一边喝酒一边大展蓝图。”
          “他都没跟我说啊?”苏谕宸摆摆手,这些事她一点儿也不知道。再次摸了摸额头,感觉热度稍微降了些后,小声地和王源说。
          “这事你得亲自问他。”王源撇了撇嘴,一脸的“我什么也不知道”的表情,“妈呀这都几点了?我得回去了,要不然怎么和宿管阿姨撒娇也不管用。”还没等苏谕宸反应过来,就穿上外套冲出了屋子,连“再见”都没说。
          已经十一点,可苏谕宸依旧很精神。 每隔一段时间就去摸摸他的头和手,“千玺、千玺。”小声地唤他,“起来把药吃了。”
          看到他迷迷蒙蒙的睁开眼,见来人是她,他微微起身,“你怎么来了?”奈何手臂无力,又躺在床上。苏谕宸在杯里插上一根吸管,“把药喝了啊。”递到他嘴边。
          他傲娇的转头,“苦的,我不喝。”即使声音轻的不行,还倔强的咬着嘴不吃药。
        “甜的,你喝吧。”吸管还放在他嘴边。
         他这次没有反驳,乖乖的咬住吸管,吸了几口。把药都喝干净后,又乖乖的喝了两口温白开。果然没有很苦,但也没有很甜,但是为了病好,还是喝下去吧。
         “好像......退了点,不算很烫。”她一手摸着她的额头,一手在易烊千玺的头上手心手背反复试了几遍,又害怕不保准儿,拿着体温计正要闭着眼给他放在胳肢窝下,一看他一脸懵的样子,别过头去,脸微微发红。“我自己放。”他马上理解,解开睡衣的前四个扣子,右手拿过别着头的苏谕宸手里的体温计,小心的夹在胳肢窝下,又盖了层被子。“你转过来吧。”
          苏谕宸听话的转过了头,脸上有些发红——她才十六呀,第一次以这样近的距离面对一个不是苏筝哥哥的男生,而且还是个偶像呢......要是那群姐姐妹妹阿姨知道了她这样,还不得喷死她......
          可她这一脸纠结,全被他看在了眼里。“想什么呢?”他低沉的嗓音把她从臆想中拉回现实,“三十七度八,不烧了。”
          “低烧。”她把体温计放进盒子里,“一会儿容易再发烧。那个...胃难受吗?”脖子和脸上起了密密麻麻的出血点,她看这都难受,见他摇摇头,又拿了粒藿香正气丸让他喝下去。
           “谢谢啊冬冬宝宝。”他窝在被子里,拉着苏谕宸的一绺头发,“要不是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我会被那两个不着调的哥们儿变成什么样呢。”
           “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好妈妈的。”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