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9
        “今天的莫霍克步走的不算特别好,阿克塞尔跳和燕式蹲完成的依然不错,总体滑得很流畅。回去自己琢磨琢磨莫霍克步怎么走。”教练简单和她嘱咐几句,又放心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今年的国际青年花滑联赛报名,考虑一下。”
        “行,我回去想想。”苏谕宸套上训练外套,冰场和室外差十多度,刚刚训练完害怕感冒,穿好外套才是正经事。
         和队友郁宁一起去看隔壁男馆的速滑训练。两个人一边讨论哪个接力队员最帅一边比划着大概的方向。“他们都是22年冬奥会的备选选手呢。”听着郁宁羡慕的话,她不做声,默默的看着他们接力,速度之快已经让她花了眼—她不是速滑的料,也只有看看的份儿。
         “今年联赛你报名吗?”苏谕宸脱下冰刀,递给郁宁瓶水。“我去年停了一年训练,今年连十强都进不去,这次俄罗斯韩国又有好几个新手,我这年龄明显大。”郁宁摇了摇头,下决心般咬了咬嘴,“我还是报大学生联赛吧。对了,谕宸你滑得那么好,你报联赛呗?”
          “我......再想想。”今年联赛是一月份中旬,正是最赶的时间段,期末考试、联赛、音乐会......大大小小碎碎杂杂的事情连在一起,怕是不行。
          这也是晚上在易烊千玺家吃饭时她有些郁郁寡欢的原因。

          易烊千玺特意向老娘学了可乐鸡翅。足足用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实践成功。
          因为八月份演唱会中午吃饭时,无意中看见苏谕宸的外卖单,除了必要的粥与青菜,就是一大份的可乐鸡翅。当时王源还去要了,结果惨兮兮的拎着一只出来。“小苏妹妹吃鸡翅好凶的,一边护着一边犹豫着给我,抢不过啊。”
          鸡翅焖在锅里收汁儿,他又开锅看意大利面的软硬程度——上了大学后学了几样简单的饭,平时只有中午到食堂吃饭,晚上都是煮面来“犒劳自己”,虽然胖虎说淡的没味儿,但好歹也是个面。
          轻轻的敲门声悉数跑进他的耳朵,他转身去开门,“进来吧,门口有拖鞋。”

          “是你做饭吗?”苏谕宸有点惊喜,还以为是要点外卖或者出去到哪个饭店吃饭,没想到看见易烊千玺系着围裙在家里做饭,这个年纪的男生还能这么居家。这应该是她见过的第一个了。
          “等一会儿开饭,冰箱里有果汁儿,自己倒着喝。”他向苏谕宸指了大概的位置,看见小姑娘的眼睛再度亮起,有些小愉悦。听着她说“太用心了自己榨果汁”,几乎嘴角咧到耳朵根儿。
           饭果然很快就好,苏谕宸自告奋勇去端面,抓着盘子稳稳当当的放在桌上,趴在凳子靠背上盯着他把鸡翅放在餐桌上。目不转睛的看着易烊千玺穿着黑色家居服的后背——太厉害了,真的太厉害了。真是媒体说的那种“每一次都会发现新技能”的人啊。
         
           易烊千玺发现了苏谕宸的异样。眉眼之间不太舒展,总是小小声的叹气,有着道不明的忧愁。“怎么了?是我......饭做的太难吃了吗?”他特意尝过,味道一切正常,难道......不合口味?
            “没有没有,很好吃,都很好吃。”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一下又皱了一下眉,“我在想全国联赛。”
           “我想报名,但是一月份事情太多排不开。” 她把头靠在椅背上,偏过头去,一脸的沉郁。队长乖巧地趴在她脚底下,也一脸的无精打采,连石榴的讨好式喵喵叫也依旧高冷。
         “我觉得你报可以,你多厉害呀。”他又不动声色地给小姑娘添了个鸡翅,“到时候我去看你,举个灯牌,上面写着你的名儿。”
         “闹!”她嗔睨着他,“我爸妈还有我哥都得去看我,万一认出来不就不好了嘛。”
          “我记得平昌冬奥会那段时间我抽空看了男子的花滑。”  他喝了口果汁,“羽生结弦的技术好像挺好。”
         “他技术高,犯错少。”苏谕宸站起身做了个燕翅,“我们教练都说他的筋软的像女孩子。”
          “我筋硬。”他看着苏谕宸轻轻松松的将腿举到肩膀上,惊讶之余又摊开了手,“一字马都得抻抻才能下去。”收拾好桌子上的盘子,“像街舞里面都不怎么需要软功。”
        “但是特别酷。”她帮他把剩下的鸡翅放在冰箱里,“鸡翅记得明天早上热一下再吃。我那个时候看《这就是街舞》时特别喜欢韩宇和杨文昊。”
         “我当时选队员时还问了杨文昊来不来我的队。”易烊千玺一脸的兴奋,“我喜欢他的舞蹈风格。”
          “有一场美女与野兽的表演,那场我几乎刷了五遍。”苏谕宸接过易烊千玺手里的盘子自顾自的开始刷,一边念叨着“太帅了”,也没注意到易烊千玺若有所思的表情。
          他擦干了手,一把搂住小姑娘的肩膀,“那你觉得哪个队最好呢?”末了,还同她挑了挑眉,一脸的戏谑。
          只听见苏谕宸手里盘子“咣”一声响,小姑娘满脸通红,抓起身边的抹布要擦擦手,他赶紧拿过手里的手巾,轻轻地把她的手擦干净,“我来吧我来吧你别洗了。”她一个人尴尬的站在一边,和脚下的队长面面相觑。
         不是盘子太滑了,是他的动作太撩了。
         千玺麻利的把盘子刷好放在碗橱里,再次擦干手上的泡沫,“怎么了?”掐了掐她圆嘟嘟的脸,“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不想回答。”她抱着队长,任凭它在颈窝里撒娇,“哎呀小海豹好暖呼呀~”语气慵懒,带着一分娇。
         易烊千玺明白,她在逃避。他抓过队长的两只前爪顺势抱在怀中,“来来来爸爸抱,你让小姐姐拿滚毛刷,刷刷身上的毛,队长乖。”一手把茶几上的滚毛刷递给苏谕宸,“赶紧轱辘轱辘。”
          又在她脖子上抽出一根头发,“你呀,自己没感觉痒吗?”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宠溺。
          这下,苏谕宸脸更红了。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