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8
          专业课下课后,她去练琴。
          九月中旬的北京依然很炎热,完全没有北方家乡那边要穿长衣长裤的意思,她小口喝了点凉白开,拿着扇子对着热的升温的脸颊挥舞了几下,大颗大颗的汗珠依旧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这间练习室没有窗户,空调是坏的,老旧的电扇笨拙的转着头,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她坐在练习室里,轻轻地拨弦。
          今天的课三点钟就结束了,余下的时间没有选择和同学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吃饭,或是去图书馆自习——当然,也没有多少专业学乐器的人愿意在图书馆里自习,他们更愿意在图书馆里谈恋爱。
          但是苏谕宸不一样。
          她没有熟悉的朋友,来了一个月多班里的人也是知道名字不识面孔。按照小珂的意思,她可以不加入大二时申请的中青交响乐团,也可以不参加任何社团活动,只需要好好练琴,拿第一就行。在陌生的环境里面,她很抗拒不熟的人,不熟的事情,不熟的谈话。
         前年年初Verandi带她去自己家中跨年,晚上合宿在一个卧室里时,Verandi突然和她说:“Juno,feel tired to be a performer?”她想了一会儿,“yes.”
          但是Veranda却说,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那是乐团里最糟心的一年。几乎有一半的成员被另一家乐团挖走,钢琴手的心脏病猝死,以及没有任何的收入的银行卡。她是学生,可以不用担心生活费,但是那些职业的乐手不一样,有时候吃饭都会成为问题。
           她也不是没接到过其他乐团的邀请函和电话,有一次还是在和老师一起吃饭的时候,回来之后向导师歉意的笑笑,“From other  teams?”看着导师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她本想向他解释这通电话的来意,但导师却和她说,“Follow your heart if you want to leave.”她予以否定,待到二月份时,接到了《美女与野兽》和《加勒比海盗》的音乐原声带录制,以及,最佳音乐电影奖。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手机突然振动了几下,“今天晚上我不在北京,能不能帮我照顾一下我家的猫。谢谢冬不拉,回头请你吃饭。”
        看来今天的生活也会很丰富嘛。苏谕宸对着手机屏幕笑了一下,把琴放回琴盒,回外婆家。
       
         吃过饭后,接了个妈妈打来的电话,不过是问问她有没有吃饱穿暖,好好练琴,别惹小珂生气。
         “我推给你个电视剧啊,那个《长安十二时辰》,李泌真的特别帅,把我们科室那几个小护士迷的不要不要的。”
        “李泌......那个葫芦娃?”她也不是没看过宣传的预告片,别的没看清,就是一眼瞄到了易烊千玺脑袋上的绿色小圆球—这不就是葫芦娃吗?当时还和小珂一起发表了下意见,还没说出自己对这种造型的见解就被小珂捂了嘴,她还清楚地记得小珂当时半威胁的那种眼神。
          “什么葫芦娃,人家是李司丞。”没想到妈妈和小珂的态度竟出乎意料的一致,“别乱说啊,小孩儿挺不容易的,那么累还来跟你上课,你多学着点人家。”
           ......感情这通电话是见证了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和一个追星族的成长。

           对着他发过来的密码打开了门,一开门就看见五六只猫在门口守着,见来人是她,有些发怵,向后退了几步。她顺势蹲下来,把手放在小猫们的面前让它们嗅嗅。待到熟悉她的味道后才把二十抱起来去找猫粮。
          小猫很听话,喵喵喵的叫着一直在苏谕宸脚边蹭来蹭去,爱撒娇的队长也是一头扎进她怀里蹭蹭蹭,抬起头来要和她玩亲亲。一手抱着二十,一手抱着队长,看着身为家长的石榴和小猫一起吃饭,心都被萌化了。
          他家很干净。必要的家具设施一应俱全,电视旁边的书架里摆着全家福,他抱着弟弟笑得很暖很甜。愣了半晌,才给他发去信息。

          “小猫很乖,放心吧。队长很黏人,要和我亲亲。”休息时看到这样一句话,惹得他不自主的笑出梨涡,“队长是真心喜欢你,他最喜欢小姐姐。”
           “给谁发短信呢?女朋友?”一旁和他一起跳舞的朋友凑过来瞄了一眼,顿时左眼写“八”右眼画“卦”地露出暧昧的微笑。他马上把手机背到身后,耳根红透。“大提琴老师啦。”
           其实她对于他而言,不仅仅是大提琴老师。
          更多的,是曾经路径相似的人。
          就像他年少时开始学艺一样,她小时候也是报了各种的特长班。那次和她聊天时,自己看到手指尖的水泡出血不由得一吸气甩了几下,可她却拎出酒精和小银针儿一脸淡定地说,“没事,定时消毒就行。过几天还会起水泡,我现在给你挑开。”
          “我小时候练琴,十个手指头六七个起水泡,外婆把水泡挑开擦干晾干,擦完酒精接着练琴。不用的时候就缠纱布。”把自己的水泡挑开之后,又敷了一层双氧水,在四个手指头上系上纱布,一本正经的把一盒子酒精棉球放在他面前硬是要他带回去。
          现在说起来轻松,怎么会像曾经那般的十指连心似的疼痛?就像曾经自己在公交车上吃饭换衣服去上一下午的舞蹈课,连晕车时都不会和老师请假依旧是吐干净后喘口气去练习室。也不是没喊过累,拽着妈妈的衣角小声说不想去上,明知道会拒绝但还会尝试去询问。
         他们就像是逆光者,逆着光在影子里潜伏漫游。
         不过,阴影也是光的赐予。
         每次和她在一起都很舒服,两个人说说笑笑,不时掐一把小姑娘的脸,摸一下她的头,把她逗的脸红彤彤的去回击。一把呼过去扣在他脑门上,一脸“我超凶”的表情可爱的紧。
         他其实......有点喜欢她。
         从前也不是没动心过,看到某个漂亮的女生也会多看两眼,虽然胖虎接过不少十八线女演员要和他合作的邀约,他也就是婉拒。可她不一样,她让人不想去拒绝。像小奶猫一样,干净又纯粹,又很独立,像从前童话里独自对抗魔兽的小战士。

       “这周末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
        “周日晚上行吗?我上午训练。”
        晚上他抱着队长,把手机凑到它脸前,“看,你的小姐姐。”
        “以后要多小姐姐亲亲,爸爸和你说的话要记得哦,你多亲几次就成小妈妈了。”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