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7
       “有点视疲劳,回去滴滴眼药水,如果还疼的话就和我联系。”医生把病历单放在苏谕宸面前,“按理说央音的学生应该没什么眼病吧?”
        “可我就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啊。”她出门和医生说了声再见,就直奔药局买药。拎着两大瓶眼药水放在餐桌上,旋开一瓶顺势向下滴,不料滴了一脸,给刚过来送月饼的姜奶奶吓了一跳。
         “诶呀我的冬冬宝宝呀......你这干什么呢?”奶奶放下月饼就过去一探究竟,“奶奶我滴眼药水呢!”苏谕宸还在努力地尝试把药滴在眼睛里,姜奶奶也不好去帮她,“那你......先滴着,我去给烊烊宝宝送月饼去啊。”
          “烊烊宝宝?”她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突然大笑。感觉自己教的不是大二的实力派演员,而是一个刚及膝的小宝宝。所以当易烊千玺过来的时候,她一脸的忍俊不禁,“烊烊宝宝?”
          “皮了啊。”易烊千玺把纸袋中的咖啡分给她一杯,挑了挑眉,“现磨的,尝尝,可能不是很甜。”
          “我喝不了,”她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医生说不让喝咖啡,这几天用眼过度怕失明。”
            “所以刚才奶奶说的那个冬冬宝宝是你啊。”他学着姜奶奶的动作,“诶呀冬冬宝宝拿着一大瓶眼药水滴眼睛呢!”
          “你走,没你这个学生。”她一脸生无可恋,“奶奶要不是在清华当教授早就跑中戏当老师了。”
          “哈哈,一会儿我给你滴眼药水。”
            今天的课上的还蛮顺利,听易烊千玺拉《小星星》时也会一边说着“锯木锯的蛮开心”一边亲自上手教他拉琴。“fa的把位不是在这儿吗?”“对啊是这儿,但你不看看自己按的是哪里吗?”
            “今天留两个曲子,《大长今》和《外婆的澎湖湾》。还不错,快赶上我5岁的水平了。”
           “人家分明才三岁。”他侧着头,两只眼睛无辜的眨了又眨,看的她脸有些发烫,“行行行你三岁。”
            “对了,你为什么叫冬冬?”
            他看着女孩抿了抿嘴,又抬起头,“有两个答案,你听哪个?”
            他还没说话,她就自顾自的说出声来。“一个是出生的那天下了第一场雪,所以爷爷给起名叫冬不拉,方便就叫冬冬。”
           “另一个,是我出生那年,医生说我活不过那个冬天,原本要起的冬宸改成谕宸。”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很平,像是讲述不是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一般,“不过呢......现在你看到的苏谕宸是健全的。”
            他摸了摸她的头发,很柔软光滑,像二十刚刚洗完澡的毛一样—他承认没有更好的形容 ,但是还是很想这样去比喻。“很感谢这样健全的冬不拉坐在我身边啊,毕竟是......小爷我的帅气辐射到了你身上。”得意的笑出声来,露出八颗牙齿和深深的梨涡。
           “不要脸呢你,”她装作要去打他,“诶诶打你师哥干什么呢?”
            “师哥个球,我没有这么自恋的师哥。”嘟起嘴斜睨他,小女儿态尽显。

            他发现,苏谕宸和李老师所说的那种“话少”完全不同,她是和差不多年龄的人在一起,之前生的时候话少的不行,可现在......是话有些多。这不一会儿,又自顾自的说上了。
        “今年校园开放日什么时候,你们大二的应该知道吧。”
          “还应该是十一月初,十月下旬就开始频繁的排节目。对了,”他靠在沙发上,“你加入那个......中青交响乐团了吗?”
          “大一不让参加,年龄太小。”
           “我们这几天让排话剧,我们刘姐给我们选的《雷雨》,说是让塑造人物形象。”易烊千玺不爽的撇了撇嘴,“周朴园的形象很难把握。”
           “多好,史上最帅周朴园,小胡子蓄起来。”她把腿放在茶几上,双手交叉放在脑袋后面,闭上眼睛,“我跟你闭眼睛聊天吧,眼睛实在不舒服。”
           她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眯着眼睛看到千玺拿着大筒的眼药水,轻微的在手里晃了两下滴在手指上,又把手指靠近鼻子闻闻味道,“闭好啊。”声音轻轻柔柔的,拨开左眼,把药水准确的滴了进去,整个过程用了不到一分钟,没浪费多少,也不费劲。
          “帅气。”她高举起666的手势,虽然闭着眼睛看不见,但还是听见了他的轻笑。
           “我回家了啊,好好休息。”
            “再见,冬不拉。”
           只留下苏谕宸一个人在沙发上,耳朵根儿通红,像是受了热一般——
           那声“冬不拉”,真真好听的紧。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