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4
      “你是苏谕宸?”来的人看了几眼穿着黑半截袖蓝裤子的长发小姑娘,苏谕宸不由自主的抓住了小珂的手。她点点头,交出自己的工作证。
      “进来吧。”一路上工作人员看了她好几眼,她依旧拉着小珂姐的手,背着大提琴和书包,低头盯着自己的小白鞋。盯得有些脑袋痛,才一晃神儿抬头,不想撞到了小珂。
      “小心点冬冬。”小珂摸了摸她的额头,“没中暑吧?今天太热,我一会儿给你买绿豆汤。”她摇摇头,小声说了句没事。
       今天天气格外的热,在楼下站了五分钟就晕的有些晃晃悠悠,到了室内又吹空调还有点冷,披上递来的外套,推开了三楼的练习室门。
       “hey 谕宸,又见面了。”谭老师同她寒暄了几句,“第一次指导演唱会,紧张么?”
       “还好,就按音乐剧的方式来。”她低头揉了下眉心,八月份的北京有些炎热,屋里和屋外是两个季节,刚刚有点中暑,进屋以后又有些被空调的冷气吹到,一时间有点恶心。
       这次奉谭老师的命令来指导演唱会,同时也作为易烊千玺的大提琴老师来训练他的solo,忙完北京站,就要马不停蹄的坐红眼飞机飞洛杉矶参加大型原声带的录制。
       简单交代了几句,小珂姐给她找了自己的练习室,她斜靠在练习室的沙发上,恶心的感觉还是没有消失。“珂珂,我想吐。”立刻冲进厕所吐了个干净,接过递来的热水漱口,蹲在地上颤抖着身子。
       “我给你买吗丁啉去,咱不喝绿豆汤了啊。有事打电话,难受的话自己喝水压压,别一个劲儿吐酸水......”小珂明显有点慌,在屋子里不安的说些什么。听着她交代了一堆,苏谕宸只得点点头,顺手把空调调到28度,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去练琴去,晚上再上舞蹈课。”千玺同王俊凯王源说一声,背着自己的琴正准备离开,就被两个兄弟抓了肩膀。
“说吧,学大提琴是出于什么目的?”
      “啥目的也没有啊......这不是倡导要终身学习么我就学了呗。大提琴声音......多好听。况且......给我上课的老师跟咱差不多大,也能......聊到一块儿去。”他断断续续拼凑出这样一段话,也算是让两个哥哥放了他去找小老师上课。
        “谭老师,苏老师在哪儿屋啊?”他没看见苏谕宸,转身走到谭老师的屋子想他询问,谭老师指着隔壁屋的门,“应该是这间,刚才吐了,现在助理去买药,还没回来。”
       他推开练习室门,苏谕宸正闭着眼睛,呼吸有些不均匀,听见推门声,她一个翻身从沙发上坐起,四目相对,空气中有一瞬间的凝滞。
       “好点没有?”还是易烊千玺打破了这个僵局,苏谕宸皱了皱鼻子,“好多了,谢谢关心。”
       “这几天北京太热,没个凉快时候。我这几天都有点中暑,少吃点凉的,多喝热水。”见她微微笑了下,便拿出大提琴,“我给你拉段儿despacito吧,这几天练得差不多了。”
         
        他拉的很流畅,没有任何的音节错误,前几天教他的拨弦也用的恰到好处。一副认真的表情,对着琴时确实那样的柔和,不由得让她想起约翰尼斯·格雷那种看恋人一般的眼神,盛满了如水的温柔,嘴角不自觉的旋起两个小小的梨涡,沉淀着岁月里的不骄不躁,只等蝴蝶自来的那般安适。
        一曲终了,她轻轻地欢呼了一声,“好棒好棒。”举起大拇指给他点了个赞,“看来最近的练习还是有显著成效的。”
        “老师教的好。”他也不心安理得的接受她的赞扬,反而把她夸赞到一个新高度。俗称:互相捧的忽悠。
       “冬冬啊我把药买回来了你吃药啊......千玺在啊,喝酸奶么?”小珂推门进屋,友好的和千玺打了个招呼,把热水和吗丁林递给苏谕宸,“胃还难受吗?”
       “不算特别难受,就是不太顺。”她扯过一旁搭在椅背上的厚外套搭在肩上,吞下两粒白色药片,就着热水喝下去,“晚上我不吃饭了。”态度是一如既往的倔。
        “喝粥吧,回宾馆给你煮点玉米粥,或者是面片儿什么的,你喜欢的紫菜汤儿。”小珂好说歹说,终于劝了这个小祖宗晚上吃饭。一旁的千玺安静的吸着酸奶,看着苏谕宸倔着不吃饭—又不是让你坐老虎凳喝辣椒水你倔的是什么啊?但是......玉米粥这东西,听过还真没喝过。
       “你要不问问夏爷爷上次给千玺开的什么药,你也喝点儿,人家喝的多好。又不吃饭又不吃药,胃病这么拖,你以为你是变形金刚呢。”小珂忙完后就坐在一旁刷手机,苏谕宸白了她一眼,继续给他做进一步指导。
        回宾馆之后她趴在床上不想动弹,小珂纵使怎么墨迹她,最终还是给她擀了面片儿。吃了一碗后就靠在床上看《深夜小狗杀人事件》,乐谱放在床边,也只是在洗漱的时候翻了两页瞄上一眼。
        门铃响了。透过猫眼看,是酒店的工作人员。
       “您好,隔壁1614让我送来这个给您。”她把托盘小心翼翼的端到桌子上,解开袋子—是一碗粥,一碗红豆莲子百合粥。
        “胃不好的时候喝这个,准保有效。o(^o^)o”
        这字是谁的,她早就知道了。
        心里泛起小小的涟漪,她舀起一勺粥小小的抿了一口,有些发甜。是加了糖的缘故罢。
         实在是喝不进去,她躺在床上,阖了眼。
         晚安,一夜好梦。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