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2
          2点15,苏谕宸准时到达音乐厅。
          这次的原声带由于加了中国元素,乐团特意来到了中国参加录制,这到时给苏谕宸一个极大的便利。交上自己的证件,通过安检,顺利进入西洋交响乐录制厅。
          “Hey my dear!”一旁的小提琴首席Verandi向她挥手致意,“I miss you so much.”拉开椅子坐下,翻着手中的乐谱,等待指挥过来录音。
          这场录音很快,不出五点就全部结束。她婉拒了和Verandi一起呀马路的邀请,背着大提琴让小珂姐直接送到公交站。坐上637路,回到五棵松。
            
        由于今天舞蹈课放在了下午,因此集训加到了晚上七点,易烊千玺听了胖虎所谓“饱吹饿唱”的传闻,晚上一反平常的没吃饭,现在听着李老师和他喊“啊”,差点胃里反酸水,猛地咳嗽了几声,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胸口。
        “怎么了千玺,没吃饭吗?”老师看出了他的异常,招呼着要让师娘给他下碗打卤面。他只得和老师不断说着谢谢,一边在心里给胖虎骂了十遍二十遍—真不靠谱啊兄弟,对,你不是我兄弟。
       端着一碗白菜肉丝卤面条,他慢慢的嚼了半碗后,突然抬起头看着一直研究乐谱的李老师:“老师您认识有教大提琴的老师吗?”
        “怎么想学大提琴了呢?”李老师打开手机翻了一眼通讯录,“我这儿专业的教授都是五十往上的,但我有个专用的大提琴手,才......刚上大学,我给你联系联系她?”还没等他反应,就拨了电话过去。
       “喂?学长怎么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儿听过。
       “谕宸啊,你接学生吗?”
       “我接不了,八月十八得去美国录音,去一周,整个十多页谱子。”
        “那个什么......我这个有个好朋友想学大提琴,就问你有没有时间教。”
         “准备学多长时间?”
        李老师看了一眼易烊千玺,他打着“以后肯定会继续学的”的口型,“从现在开始,以后都会学。”易烊千玺点了点头,大学四年他不准备接大型的电视连续剧,寒暑假才会选择性的接上几部,练琴自然不成问题。
        “大概一次课能上多长时间?”  
         “老师定吧,就是想学小曲子儿。” 
         挂了电话后,李老师把老师的电话号码和微信都给了他,“苏谕宸,喊小苏老师就行。她第一次带学生,质量肯定是没话说,她就是话不算太多,要是她嘴太损就告诉我,我说她。”
     
       在五棵松溜达了一圈顺路回到外婆家,推开房门听着外公喊“哟冬冬回来啦”以及外婆从碗橱里又拿了副碗筷的声音,踩掉了脚下的运动鞋把脚塞进拖鞋里,自觉的从冰箱里拿了瓶凉的果汁倒在玻璃杯中。
       “不让你喝凉的怎么还背着我买凉饮料喝呢?”苏谕宸听着外婆絮叨这饮料千般万般的不好,忙以“外公给买的”这种借口封上了外婆的嘴。末了,外婆还威胁说“再看到饮料就倒花盆里”,趁她转身,苏谕宸又嘬了一口。
        “冬冬小馋包一个,”外公端着一盘子酱牛肉放在桌子上,“洗手吃饭去,要不一会儿绿豆粥都凉了。”她应声去洗手,将手指一点一点用毛巾擦干净—这么多年拉琴养成的习惯,算是改不掉了。从筷笼里拎出三双筷子规矩的摆在桌子上,趁外公不注意,又塞了块牛肉放在嘴中慢慢咀嚼。
        “我接了个学生。”餐桌上苏谕宸猛然和外公说起这件事,“学长的朋友,明天九点半上课。”
        “自己注意安全,把小珂找来陪你,要不你外公去也行,省着对方是个男生对你图谋不轨。你妈不在家,我不放心。”外婆递给她一个奶黄包,用手拐子怼了怼外公正在夹菜的手,“诶老张你不给个音儿?”
       “是是是,我明天去也行,让小珂跟着她也行,怎么都行,冬冬你自己决定。”外公把嘴里的豆芽咽下去后才说,“冬冬自己一个人我也挺放心的,毕竟那么小的时候就飞美国,自己一个人把什么都处理好了不就行了吗。”
       “然后就在上初三的那年飞美国遭到枪击案了嘛。”外婆把筷子一撂,不满的看着外公若无其事的样子。
        又来了,又来了,每次一说是要自己在家就能听见外婆絮絮叨叨这陈谷子烂芝麻,自己那年又不是受害者,隔着一个城市呢,非的把这事渲染的神乎其神。“我让小珂陪我吧,你俩别吵。”她把碗筷放在水池中,自顾自的捂上耳朵。
        果然,餐桌上一片安静。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