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22

         十九岁的生日,是在赛场上过的。

         《the jungle book》还是一如既往的clean,用的民族舞步法活像是赛场上的小刨冰机,紧接着接4t,一气呵成。除了下场的时候有些喘,其余都还好。

         只是排名...没有那么理想。排在第四位,处在了一个不尴不尬的位置,前面的俄罗斯和加拿大的参赛选手连着3t3s,4t3s的刷分,她这又是练了好几年的老节目,自然没什么亮点。

         自由滑比赛在两天之后,她在中国队的训练场馆里跳了整整两天——女单就她一个人进了决赛,连《权御天下》都听了不下百遍。

         比赛的前一天晚上她在宿舍里收拾东西,顺带抻抻自己的筋。收拾到一半,门铃响了。

         打开门,一个人也没有。她还以为是谁的恶作剧来舒缓自己的压力,刚要关门,就听见子君嗷的一嗓子,“等会儿别关门!”

        好几个人端着蛋糕拿着鲜花一起站在门口,子君把蛋糕往她前面一推,“吹蜡烛吧冬冬,一会儿就化了。”

        “主办方特批的蛋糕,我们走了好几个蛋糕店才做的中国队专属奶油蛋糕,教练出钱,不吃白不吃。”闫涵从身后拿出一束鲜花,上面还插着心形的卡片“冬冬比赛成功”。苏谕宸惊喜的看了看大家,许久,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虔诚地许了个愿。

        “许个明愿许个暗愿,明愿得说啊。”

        “明愿许的什么?”

        “希望大家都能进奥运会啦。”

        苏谕宸嘴甜,说的话总能说到大家心坎上。不一会儿小姑娘又开始皮,“天哥,我其实希望奥运会有双金牌。”

        “我特别想看见你和羽生一起站在金牌那里。”

        “我君姐肯定还能再战,摔倒了就再站,堂堂正正的中国队。”

        “涵哥,你们这个熊画的真好看,还穿着红衣服呢。”

         闫涵:“...那个是你。”

         仿佛那个曾经站在颁奖台上笑的灿烂的苏谕宸又回来了。也可能都是家乡一带人的缘故,口音也相似,在一起很是合得来。

         但是关上门之后,苏谕宸眼下,是死一样的沉寂。

         她重新下回了ins,打开之后发了张照片——自己的半边脸和闪烁着蜡烛火光的蛋糕,“唔姆,十九了。好好比赛。” 

         之前仅有一条消息的ins下面,也是满满的回复。

         “小姐姐加油啊,最棒。”

         “做自己就好了,小姐姐莫斯科站加油。”

         “冬宝好好比赛,好好练琴,好好的。”

         她没想到自己还会有支持者。

         这些她未曾见过的粉丝们一直在鼓励她,像是当那件事没发生过一样。一直一直在她仅有的那一条消息下留着言。

         那么,明天,加油。


        “走吧胖虎,去练生日会的东西。”易烊千玺剪完微电影的最后一点,拍拍屁股站起身。习惯性的扶着自己的腰,接过胖虎递来的热水喝了半杯。

         他半年没碰过大提琴。

         就像他自己说的,喜欢的东西,一旦不喜欢了,就是不喜欢了。不会对它有什么眷恋。

         练完舞蹈之后回到自己的公寓,换好衣服趴在床上准备睡觉。突然一个起身——他好像,没喝热牛奶。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喝热牛奶,但是还是鬼使神差的走到冰箱前,把牛奶倒在奶杯里,设置了一分钟温了一下。当他去拿热牛奶的那一刻,他才想起来,从前有个女孩,总是叮嘱睡眠不好的他记得喝牛奶之后再睡。

         一杯牛奶下肚,本应早早休息,哪知躺在床上丝毫没有入眠的迹象。无论是翻过来翻过去,再翻回去翻回来。

         回忆在脑中闹得很凶。

         全是关于她的。

         她会拉大提琴,会滑冰,会画画,会说俄语,会听脉,会做饭,会把小猫照顾的很好,会讨长辈的欢心,会在学音乐的同时把数学学的很好,会收集一群手办和娃娃放在书柜上。以及,会在胖虎不在的时候,把他照顾的很好。

         还记得她满脸通红的说“你教我跳舞不用给学费”;镇定自若的说“不吃晚饭没关系也饿不死”;一脸慌张的说“快点快点水要冒出来了”;小声呜咽地说“我不行了我太累了我真的撑不下去”...一点点,构成他对她的回忆。

         他不是没照过她的照片,抱猫笑着的,涂口红差点涂出去的,弹钢琴的,安书架的...他也不缺两个人之间的自拍,四十五度的,平视的,蜜汁角度的,还有硬凹出双下巴的...

         只可惜,全让他删了。删的彻底,删的什么也不剩。

         他开始风一样的找她存在在他世界中的痕迹,微信好友被她删了,qq换了号,原来的号内容删的彻彻底底,电话打了无数遍——“您拨的用户是空号”也响了无数遍。ins根本没有推荐没有互关,她也不用微博。

         仿佛他的世界上,根本没存在过她这个人一样。

         可她明明存在过啊。

         怎么就找不到了。

         怎么就...一言不合的走了,彻彻底底的,连他世界里的一片云都没带走。

         可他的世界,分明因为她而改变了。他的世界,一直等着她的到来,连门都不需要推就能进来啊。

         苏谕宸,你去哪儿了,我怎么找不到你了呢。

         他趴在枕头上哭了。

         “胖虎...胖虎。我想她了。我真的...真的想她了。”

        “我想把她找回来了,找回到我身边了。”

        “我怎么...怎么把她给弄丢了啊。”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