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番外

番外四 女儿奴

         苏谕宸发现,自从自己肚子里揣了个崽儿,易先生的话就一天比一天多。

         一会儿嚷嚷着要听胎心,一会儿摸摸肚子说是让宝宝感觉到爸爸的存在,还要自己下厨熬汤...求求您了您先歇会儿成吗?

         有天吃完晚饭之后,易妈妈把苏谕宸拉到沙发上,“千玺跟我念叨好久呢,说想要个女儿。”

        那时已经有了大宝易周,易先生正在教易周刷碗,小孩子垫脚站在水池边上认真的拿着百洁布擦碗,怕是要耽误了练琴时间,“周周,去练琴。”

         苏谕宸喊了一遍人爷俩没听见,“周周,去练琴。”声音大了些,结果冲出来的不是易周,是易先生。“咋了苏老师哪儿不对劲儿了?”

        “那啥...你让易周去练琴别刷碗了,耽误时间。”她无奈的叹了口气正准备起身,奈何易先生比她还着急,“别别别伤着孩子...易周,别刷碗了去练琴。”

         六个月的时候易先生老派的托关系问到了孩子的性别——顺了他的意,是女儿。这可把他给高兴坏了,又是置办婴儿床又是买小衣服小裤子的,甚至还带了好几条白色的小裙子回来。晚上给易周检查作业的时候一脸兴奋,“周周你知道你妈妈肚子里是个小弟弟还是小妹妹?”

        “是个小妹妹。”

        “你怎么知道啊?”

        “你今天给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打遍电话了,恨不得让隔壁都知道妈妈肚子里是个小妹妹。”

        他白了易烊千玺一眼,“爸爸你别给我检查作业了,我这儿题都错了你怎么给我画勾呢?还是把字给我签了吧。”

        感情易先生只适合签字。

       

         易燃出生的时候易先生真的要乐飞上天了。先是在微博里发了张照片,给易燃p上了小猫胡子,又是在朋友圈里难得的晒娃。

         这待遇,易周是没有的。

         因为易周出生的时候就一句话和一张低像素的照片——“男孩儿,6斤8两,感谢我家苏老师。”

         苏谕宸坐月子都没想到易烊千玺能这么...敏感,比自己这个生娃的都敏感。只要易燃一动一小声哭,他立刻就起身冲奶换尿布哄孩子,一感觉不对劲就能看出孩子到底是饿了还是尿了还是闹了觉。

         讲真,不评个五好男人真的可惜了这个奶爸的潜力。

         易燃大了些后,易烊千玺给买玩具买好吃的买小衣服那更是家常便饭,只要出差回来,包里肯定有易燃的礼物。易燃第一次讲出“爸爸”的时候,他更是笑得不知东南西北。

         按苏老师的话讲,确认过眼神,人家是你的小情人。

         好在易燃是个乖小孩。易先生拍电影的时候她就乖乖坐在车里等着,或者坐在椅子上看着监视器。“看,这是我爸爸。”总是去指给一旁的导演或者编剧看。不哭不闹的做自己该做的事儿,自己玩东西玩儿完就拎着箱子收起来——默默的堆在玩具室的一角。

         老大易周其实有点吃味。抛开特长不说,自己除了成绩好之外别的没有什么可以去讨人喜欢的,他甚至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变小。

         但理智和生理告诉他,不,你不想。

         于是他又继续愉快的吃着冰淇淋追番了。既然不能变小,那就继续进行剩下的快乐。打篮球弹钢琴追番研究计算机看纪录片撸猫...可都是他的心头挚爱。

         但自从那次运动会之后,苏谕宸很明显的发现了两个孩子之间关系的变化。易周并不再想去甩开他身后的那个小尾巴,易燃有什么小秘密都跟易周讲而不怎么和妈妈分享,两个人在一起照样也能相处的很好。她和易老师有事儿出去,也很放心易周带易燃。

         对于易燃而言,哥哥是个神通广大的存在。就像是自己以前看过的哆啦A梦,知根知底的明白她想表达的意思。爸爸妈妈不在家的时候自己想吃什么都会和哥哥讲,像是麦当劳比萨饼小火锅都会满足,或者带她去动物园博物馆科技馆,就算是做作业,也是能有人帮忙检查签字抄错题本。

         易燃对易周的吹,这一点毫不犹豫的体现在了易燃三年级下册的暑假作业上。

         “我哥哥打篮球很帅。”

         “我哥哥会弹钢琴。”

         “我哥哥会画画。”

         “我哥哥会修电脑。”

         “我哥哥是个好人。”

         苏谕宸看完易燃的作业本之后把它给了易周,“周周你看一眼燃燃怎么形容你。”

         “易茗熙我想和你聊聊。”

         “怎么了?”

         “会修电脑是怎么回事?”

         易燃看了一眼易周,“外婆说的你会修电脑...然后我就写这个了。”声音虽然小,但是说的的确属实。

         “外婆说,计算机系的都能修电脑。”

         这下易周服了,彻彻底底的服了。仿佛看破红尘一般的迷醉。计算机系怎么就和修电脑的挂钩了呢?

         他把这个事儿和自己女朋友讲了,“我也真是很服老一辈的认知。”

        “你不是最惨的,我才是。”

        “家里亲戚问我,学经济的能不能给推荐几支股票,要那种能涨的。”

        “还有问我会不会点钱的。”

         易周永远忘不了那个下午和女朋友在一起时,女朋友一脸“凶的认真”的表情,还有那句“问我国际经济与贸易是每个国家都要研究吗,那得多麻烦啊,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算得算好几年吧”的生无可恋。

         他需要写个代码冷静一下。

         让易茗熙同学明白,易茗祯同学真不会修电脑。

         也让外婆明白,她的那个ipad,就是外公误删了看电视剧的应用,所以才会找不到那个app。


评论(14)

热度(54)

  1. 月半老阿姨Jessica.Leel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