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20

       “今年收压岁钱了吗?”

       “没有,红包发了不少。还收什么压岁钱。”易烊千玺摸了摸鼻子,“可能我老了吧,现在回老家都有孩子叫我叔叔了。”

       “那......比较老的易老师给钱吧。”苏谕宸特意咬重了“老”这个字,“大吉大利来年发大财啊。”

       “我半年多没接戏还想来年发大财?你这是在坑我。”

       “难得清闲嘛,都理解。”

        两个人在过年时候的聊天是真正跨过了温度带,一个在亚热带一个在北温带,抱着电话站在阳台聊了很长时间,断断续续的听着一边说话,更多的时候是谁也不说话,听着彼此的呼吸。

         听她讲老家里难缠的小妹妹,想揍她又怕她妈的纠结,从大年初一熥到正月初七的年夜饭,无聊又要必须看的春晚,除夕晚上和苏筝一起出去时街上难得人少,以及,她在想他。

         听他说爬树在树上坐了好长时间被人找,包糖包枣或者包辣酱的糍粑,放鞭炮差点炸了别人家的柴火堆儿,翻山头摘果子装了一兜子回家结果第二天全被奶奶倒在果盘里被大伯伯他们吃掉,以及,他很想她。

       

        过年之后回到了北京,苏谕宸难得有放松的时间,拉着陈一两个人从中关村骑车到魏公村的海洋馆看鱼去。可能是大人都上了班的原因,又不是什么休息日,中学生们又都开了学,海洋馆里的人特别少。她戴着眼镜,一路上也没有人认出她——看来可能是只认识她在比赛时扎起头发穿着考思滕还化了眼线的样子。因为人少,连平时的海豚表演都省了,断断续续的在里面逛了大半天,最后苏谕宸自己抓着陈一的手,“陈一我有点害怕。”

        “怕什么,又不能吃了你。”

        “有点空荡荡的,我有点害怕。”她在巨骨舌鱼的面前打了个冷战,“有点恐怖。”面对着像大走廊一样的鱼缸,站在这儿的也只有不过十个人,她拉着陈一飞快的跑出了海洋馆,坐在长椅上不住的喘气。

        “好点了没?”陈一买了两瓶水,苏谕宸小口喝了半口就放在一边,“有点压的难受。”

         其实她怕深海,即使她喜欢小企鹅和白鲸,她还是对那些海洋生物抱有畏惧感。3岁的时候和爸爸妈妈一起去大连的海洋馆,因为怕鱼整个人都缩在爸爸怀里哭个不停,这是她第二次来海洋馆,虽然不会像小时候那么哭,但是整个人还是怂了。

         到家之后给易烊千玺发了个短信,“今天去海洋馆,依旧很怕大型观赏鱼。”

         “逞什么能啊?看你那样儿。”

        没有一句安慰就给我来句这个?

        好的我懂了。


         在外婆家的日子很清闲,楼下是稻香村沃尔玛,临近五棵松华熙广场,天天不愁吃不愁穿不愁用,脸儿圆了不少,无聊的时候还能和外公外婆聊聊天。

         所以当她带着一堆外婆做好的半成品回到家时,陈一的一句“你胖了”瞬间让苏谕宸想和她分享一下的心情破碎,对于正在长身体的人来说,胖了肯定很正常,但对于小姑娘来说,胖了,绝对是晴天里的一道惊雷。

        算了算了她还是研究高数吧。

        毕竟数学最可爱。


        晚上易烊千玺日常过来蹭饭。苏谕宸只给他热了四个包子,煮了碗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西红柿鸡蛋汤,自己抱着一碗青菜沙拉配坚果,无视了易烊千玺皱起的眉。

         “冬冬你吃一点,晚上吃饭又不碍事儿。”他吃了三个包子之后看着苏谕宸一边吃沙拉一边动手算数学题,早已不满很久,“你这样晚上营养肯定跟不上。”

         “我不吃了,特意给你热的包子,外婆包的萝卜牛肉馅儿,挺好吃的呢。”她头都没抬,“快吃啊。”

         “那你别饿了晚上找我。”他三口两口就把第四个包子吞下肚,拍拍手走过来,拿起书桌旁边放着的《傲慢与偏见》翻开第一页歪头看。

         谁找你啊。想真多。

         其实两个人的相处也不过如此,一个话题断断续续的能聊上一天,你这边来一句,我那边回你一句,谁也不会发愣,但是总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懂得对方的梗。

         结果晚上,苏谕宸饿了。

         从床上挪到客厅里,在橱柜上翻出一小箱子面包,干干的嚼了两口,漱了漱口才去卧室休息。不禁摸着自己肚子发笑,明明晚上说不吃饭的,结果还是把小零食掏了出来。

         下个星期就开学了,还有点舍不得自己的假期呢。

         人啊,不要太贪婪。


         易烊千玺对开学没有太大概念,无非就是看一眼自己的老师同学,再和曾经寝室那几个哥们一起出去玩。所以自己在到校之后,和一群勾肩搭背的兄弟们出去玩,倒也是平常中的奢侈。

         好巧不巧,这几个人要去滑冰,附近的滑冰基地正好是他们可以去锻炼的场所。玩儿了整整一个下午,摔了不少,但是更多的是久违的开心。易烊千玺把着旁边的护栏一点点蹭,到最后能较为流畅的划上那么一圈两圈,也算是有了不小的成就。

        “千玺,过来啊。”换好衣服之后,他被夏乔叫到一边,“带你去看专业队的训练。”

         在他们冰雪俱乐部的后面那个银白色的建筑,就是专业队的训练地。两个人借以出去溜达溜达为理由,一路小跑到专业队的楼窗前,哈气把窗户上的雪去掉,又是拿手捂了一会儿,这才看的真切些。

         毫不怀疑的说,易烊千玺觉得夏乔这个小贼经验颇多。

         然后这两个人就靠在一起看专业队训练了。易烊千玺不时还让夏乔给自己腾点地儿。

        

         苏谕宸今天自己要到了训练馆的钥匙过来和陈一训练,刚做完拉伸活动,绕着冰场简单的滑两圈,又试了一下燕式烛台贝尔曼和三四周跳,确定没什么大问题这才把刚滑过的《The jungle book》拎出来滑了一遍。

         滑到最后一个小节的时候,猛然看见了窗外有人,三周接两周不说,又是音乐不能跑,这直接一个趔趄摔在冰上。

         一边的陈一立刻掐断了音乐,“冬冬没事儿吧。”苏谕宸倒是像个没事儿人一样,趴在护栏上直指窗外,“外面有记者,陈一你去挡一下。”

         “行你自己注意点...那个麻烦您别拍别看行么...我们这私人训练...妈呀!”她听见陈一的一声大喊,然后自己麻利的套上冰刀套披上外衣走到门口,“怎么了陈一?”

         然后就看见了夏乔和易烊千玺两个人冻红的耳朵和脸。

         “没事,你让他俩进来吧。”

         感情是私生。


评论(1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