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番外

番外二 这是我妹妹
        易周不想当哥哥了。
        主要是妹妹老是粘着他,他写作业她也在旁边拿着自己的小画书一页页翻,他弹钢琴她也坐在钢琴凳旁边看,就连他要出去找王源叔叔家的王译谨打篮球这个小不点儿也要跟着。
        每次爸爸妈妈说她什么她还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该干什么干什么,就是他一说让她做什么她就起身做该做的,“燃燃听你的,你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
       “那我要让她上刀山下火海呢。”易周坐在书桌旁边正在与化学作业进行最后一番斗争,无心考虑妈妈说的话。
         结果就被妈妈戳了后脑门,“说什么呢?那可是你妹妹。”
         是呗,妹妹。

         哥哥妹妹之间差了九岁,妹妹刚出生的那年易周正在上小学四年级,正是准备小升初的开始阶段。无心看妹妹,无非就是在每天闲暇的时候去摇摇她的婴儿车,以及看着老爸每天笑得像朵花一样的脸。
         妹妹叫易茗熙,小名叫易燃,从小就长的好看,见到谁都笑,喜欢画画,会拉小提琴,爸爸每次提到她就是“我的小女儿”。不像他,每次和老爸勾肩搭背的,被喊“小易”也不是那么一次两次,“周周”这个昵称已经在爸爸的词汇表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在易周争气,初中的时候考了北京市的重点,中考的时候又凭借骄人的成绩进了某重点大学的附属中学。儿童时就拿过钢琴的十级,之后也是一直拿奖,自己的篮球和网球也毫不逊色,“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偏偏会那么多才艺。”
         自己在家里的时候,因为成绩,还是有那么些关注点的。最起码易燃在他高一的时候才上了小学一年级,没什么学习成绩可以被关注的。
         家里亲戚多,过年的时候总是会讨到红包,每次妹妹都抱着一下子红包放在床上,然后一样样摆好放在易周书包里,“哥哥给存着。”
         这可是她自己的主意。
         小孩儿,你就不怕你哥我把你钱花了?

         易燃粘人,但是话不多,不讨人厌,自己总能找到自己该做的事,在易周学习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过“哥哥你陪我玩”的话,永远是一个人看书,一个人画画,安静的像一潭还没被风吹过水。
         就连小叔过来要带她玩,她都不动。能坐在椅子上把一整本哈利波特的绘本翻完,不吵不闹不哭,别人谁愿意干什么谁干什么。
        
         但是有一次,让易周彻底改变自己不想当哥哥的想法。
         高中运动会那天是星期六,爸妈都不在家,自己带着易燃,背着一包的零食和水,他坐在第二排写卷子,易燃靠在他旁边看着他在卷子上画出一道道波浪线,选出选项。
        “哟小易,学习呢。”刚跑完100米的哥们擦着汗,“这么努力这次还拿第一呗。”
        “不一定,这次文儿哥盯得紧,我能不能拿还是另一说道儿。”
        “全班都没学习就你一个在这学什么学?”后排的女生说话说的阴阳怪气,“人家徐佳颖都不写了易茗祯你怎么还这么努力呢?”
        易茗祯没理她,接着学。
        那个女生还在小声说关于他的话,以及老爸老妈,“易茗祯那是你妹妹吧。”
        “长的真漂亮,怎么就你带妹妹呀。”
        “家里也不请个保姆什么的,是怕偷孩子吧。”
        “你话真多。”说话的是易燃,“我哥哥学习呢,你别说话。”
        “还管上我了?你事儿怎么这么多啊?别以为你是个小孩儿我就不敢说你。”那女生站起来,论身高,易燃也仅仅到她腰的位置,“你爸你妈我们都知道,我说你几句怎么了?说你哥几句怎么了?小孩儿年龄不大心眼儿倒挺小。”
        “你不许说我哥哥!”易燃声音很大,几乎是扯着嗓子喊出来的,“不许说!”
         易周没想到,一句话就能牵扯出这么多的事儿,他更没想到,易燃第一次,因为他而和一个比她大了将近十岁的女生大声说话,那么声嘶力竭。
         他黑着脸说了那女生几句,遮好易燃的眼睛不让别人看见她哭,和身旁的哥们儿说了几句就背包走人。易燃趴在他怀里,嚎啕大哭。

        “你为什么要替哥哥出气呢?”中午他给她点了她最爱吃的番茄牛肉火锅外卖,一边吃一边问她。
        “因为你是我哥哥。”
         你是我哥哥。
         他突然鼻子一酸,“燃燃,下午哥带你去自然博物馆看鱼去。”她前几天小小声的和妈妈说要去自然博物馆结果妈妈没时间。
         今天哥带你去。
         因为你是我妹妹。
        

评论(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