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番外

番外一 爸爸和儿子的故事

         “我觉得这里不对。”
         “为什么不对?”
         “不够滑,有一点点的生。”
         “好了易周,我们是在听别人弹琴,不要说别人好吗?”
         “那妈妈觉得呢?”
         “你忘了妈妈刚刚出去接受采访去了吗?要不然你会坐在爸爸旁边而不是爸爸腿上呢?”
         上面这段对话,来自易烊千玺和自己的儿子易茗祯,那时易茗祯四岁两个月。
         易烊千玺曾经在采访中说过,周周是个很有主见的孩子。就像小时候的自己一样,总是有自己的想法。
        小家伙生来精致。圆眼睛长睫毛像妈妈,高鼻梁薄嘴唇像爸爸,略微的自来卷是外婆的遗传,手脚的大概样子和小叔叔一模一样。没有从前妈妈小时候在大院里看到的孩子那样淘气,性格偏内向,安安静静的,问什么说什么。
         王源总说,什么样的家庭里能出什么样的孩子,像千玺家的易周,这性格绝不是意外。就凭借他爸爸妈妈的性格,他要是半点咋咋呼呼贫的不行,那就是遗传过程中出了点问题。
         三岁半开始学钢琴,四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着妈妈屁股后面听课看排练,不哭不闹,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觉,偶尔大哥哥大姐姐给买了棒棒糖冰淇淋就笑眯眯的接过说谢谢,然后晃着腿咬糖或吃冰淇淋。
         那可是央音团宠啊。
        
         其实最开始易烊千玺要给周周起名叫易燃装置的时候,苏谕宸是拒绝的。
        “这孩子命里也不缺火啊。”鬼知道苏谕宸在怀孕的时候看了点啥,开始研究五行,说是孩子也火不大,这个名字......火有点大。可是易烊千玺的脑回路就有点清奇了,“那媳妇儿我们再生个命里缺火的。”
         ......算他狠。
         要生他自己生。
         最后易烊千玺给起了个小名叫易周,索性周周、周周的都喊开了。大名是爷爷和外公一起研究出来的,最后上户口的时候还是临时把贞加了示补旁。

         周周三岁半的时候开始上幼儿园,抱着爸爸的胳膊小声念叨着自己不想上幼儿园,结果爸爸比他还皮,把他扔在幼儿园就自己偷偷溜了,那速度,不比当年拍节目逃猎人时的样儿。丝毫不减。
         反正儿子在幼儿园上完之后还有两个小时的钢琴课,怕什么,他一点也不虚。
         结果从幼儿园回来之后易烊千玺问他,“幼儿园怎么样啊?”
         “一般般。”
         “怎么能一般般呢?”
         “有点闹,而且今天中午吃鸡蛋糕。”他表示不喜欢。
         晚上他和苏谕宸说了,“他好像不适应。”
         “没事儿,我小时候也不愿意去幼儿园。”
         行了,找到根儿了。

         自从有了儿子之后,易烊千玺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有点话多。用苏谕宸的话说,“易老师你要和你丈母娘有一拼了。”
         小苏妈妈是家里话最多的人,不接受反驳。
         就像有一次颁奖晚会的时候易烊千玺拿了最佳男主角的奖,在台上感谢完导演编剧粉丝之后,“那个今天我太太和我儿子在下面......那个摄像机就不要拍了谢谢,我想感谢一下一直支持我的太太,以及我的小周周,感谢他们一直的支持和鼓励与爱,感谢太太,这四个月辛苦了。周周,爸爸没有食言吧,希望在你的心里爸爸一直那么棒。”那时易茗祯五岁半,在下面一直和爸爸挥手比大拇指。
         不过,易老师不尬聊。
         底下那么多粉丝呢,谁会让他尴尬呢。

         有人问他,父子关系怎么才能那么好的。
        “一年少拍一点戏,留出三个月四个月陪他,让他明白爸爸虽然忙,但是会陪他。我想做一个负责人的爸爸,陪他弹钢琴、打篮球、敲架子鼓、骑自行车、逛博物馆,陪他吃小吃街,去书院写大字,我不想让他在以后说‘爸爸没有陪过我’,就是想看他一点点长大。”
        “其实易周和易燃都是我的孩子,陪他们,是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