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Leele

天地浩大,并肩而行。

愿你星辰常相伴

C19
         “2020年的体坛,真是热闹的不得了。花滑联赛、杭州亚运会、东京奥运会三大招牌大赛已经充盈了整个体育界。
         而今年一月份的花滑联赛,中国队更是以一金二银的成绩再次刷新历史,为新年添了喜气......”易烊千玺无视电视播报员的前缀,抱着抱枕靠在沙发上,吃着老娘刚洗好的水果,刚要去自己房间里看手机的直播,电视却被楠楠换了台。
        “调回来!”
        “我不!”奈何楠楠是个叛逆的主儿,一上午没看动画片了中午想看会儿都不行?他哥一直占着电视看什么一群小哥哥小姐姐在冰上旋转跳跃不眨眼,还念念有词,怕是......喜欢上哪个了?
        “妈妈你看,千玺抢我电视!”
        “老娘你不是不让他看动画片吗?”
        “千玺肯定是喜欢上哪个了小姐姐了!”
         这话可是把易烊千玺打了个激灵,连忙示意他至亲的弟弟噤声,一边向楠楠使眼色一边唬着老娘去做饭,好说歹说才让楠楠调回体育台。
         第一次接受如此正规的采访,他很明显能从她的脸上看到紧张,和掩盖不住的疲惫。被誉为花滑届的“新晋小将”,而且在短节目里的《The jungle book》排在第一名,这的确刷新了短节目的记录。在被问道“接下来的时间里要做什么呢”的时候,她想了一下,“我要回到学校读书,然后大提琴和滑冰都不耽误,争取做到更好。”
         看来她对自己要走什么路蛮清楚的嘞。
         真替她高兴。

        “Jackson,楠楠说的对吧。”午饭之后老娘进了他的房间,坐在他床边,“我说是看电视的时候。”
         “对。”他感觉到了自己耳朵的温度,连忙抓抓耳朵,盘腿坐在床上。“她是我女朋友。”
        “几个月?”
        “一个多月。”又补充了一句,“认识四个多月。”
        “好好待人家,都不容易。”妈妈并没有很惊讶,或是训斥他没早点告诉她,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自己的感情,自己负责。”
         自己负责。
         老娘这是对自己有多大的信任啊。
       “不过我觉得小姑娘有点瘦,该好好补补。回头我给炖点骨头汤,你给送去让她喝了。”
        “妈......人家是运动员,比赛期间不让吃牛羊猪肉。”
        这么一看,苏谕宸才是妈妈亲生的娃儿。
        他要生气了。

        苏谕宸不知道这是自己在飞机上睡的第几觉,迷迷糊糊的醒,一阵阵出汗,又忽忽悠悠的睡了过去。
        外面依旧是黑天,盖着毛毯和羽绒服手依旧很凉,翻了个身,没想到惊动了旁边休息的天天。
        “还在烧吗?”他试探性的摸了摸她的额头,“我摸着好像是在发烧。”
        “还有几个小时降落?”
        “六个小时多,你再等会儿吃药。”他转过身去倒了杯热水,“怎么好端端的开始发烧了呢?”
         “昨天冻到了,今天上飞机前有点晕。”她调直座椅靠背,小抿了口热水,“一群人围着我。”
         苏谕宸想都不用想,下飞机的时候又会是一群记者,这一个多月呆在加拿大总是有记者过来采访,往往都是教练替她挡过去,可现在自己拿了金牌,什么话都需要自己去说,这真是......摸不到头脑。
         况且在这个节骨眼上,她还发了烧,贴着退烧贴,脸色一点也不好,那些记者肯定又会拿她大做文章。
        其实最害怕的,是被他看见。

        易烊千玺站在门外,慌忙的在牛仔裤上抹了抹自己手心的汗,然后故作轻松的敲门。
        开门的人是陈一。
        “冬冬怎么样了?”他也不客气,直接奔着去问苏谕宸的情况。“就是普通的发烧,队里给看过了又给吃了药,现在不知道醒没醒。”陈一递给他一个苹果,自己也啃着苹果说“我去看看”就进了屋。他隐约听见陈一说“醒了啊”“你那个谁过来了”之类调侃的话语,“千玺你进来吧,她醒了。”
         北京一月份鲜少见到的阳光现在正暖融融的打在苏谕宸的被子上,拉着薄薄的一层纱帘,苏谕宸靠在床板上,后背上放了个枕头,盖了一层厚被又披了件外套,头发挽起来松松的束成了一个髻,小皮球趴在她身边也是一如反常的安静。
         苏谕宸瘦了,原来有些圆的脸瘦出了尖下颏,倒是显得眼睛大了点,脸色有点苍白,她笑了一下,“你来了啊。”
         你来了,多么熟悉的声音,多么熟悉的人。
         还好,是你来了。
         “抱抱。”她第一次主动的向他伸出了手,难得的撒娇戳化了易烊千玺故作淡定的姿态。“千玺,抱。”声音因为发烧的缘故,沾了几分慵懒,几分娇。
         “好,抱抱。”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像是以前演过的那场北野拥抱陈念时,把她揉进自己的血液中那样,当时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是“揉进自己的血液”,女主的扮演者也是个比他大了好多的姐姐,出于礼貌也只是跟着戏路子走。但现在他明白了,彻彻底底的明白了,他现在拥抱的人,是真正的,自己的人。
         “想我了没有?”
         “想了。”
         “有多想?”他突然想起自己以前在楠楠还小的时候问过他这个问题,可是楠大爷因为高冷而拒绝回答,这次突然玩心大起,把这个问题放在小姑娘身上试试。
         “从正无穷到负无穷的想你。”她居然给了这个答案。
         他知道她数学学的特别好,宁可把文综学的不怎么样也要学数学,刮了刮她的鼻尖。
        “我也是,每天单调递增的去想你。”
         不在乎你拿了什么牌,我只在乎你的平安归来。
         祝贺你,我的小姑娘。

         多年之后,当苏谕宸再次问起易烊千玺当时红了耳朵根儿的告白时,易先生浅浅一笑,“当时你一说我就想起函数那一部分的知识了,就......单调增单调减呗。”
        多年之后的你我依旧相伴。
        只因你的嫣然一笑而误我浮生的匆匆那年。

评论(3)

热度(45)